从《生活在树上》到 “形式崇拜” ——聊聊浙江满分作文

解梦360 13 0

  01

  说实话,这篇闹腾得沸沸扬扬的浙江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里,确实有几个字不认识。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康熙字典》约有四万七千字,我约有四万两千个不认识;这位考生约有四万一千九百个不认识。

  博物馆的古陶器,放在博物馆里有价值,拿到现实里用就真是垃圾货了。那些本该在沉入岁月河底的东西,就让它们被历史悄然掩埋好了。如果认为从四万两千里捞出几个就是高明,下次一准有人搞出个甲骨文来。这,并不是一种进步。

  什么是进步呢?文言文转白话文是进步,新文化运动是进步。

  文字是有生命力的,人们喜欢用那些鲜活的、简洁的、具有时代特色的文字。有些文字因为不具备持久的生命力,最终被弃用,这是合理的结局。有些文字被更好更简洁的文字替代了,有些文字不适合时代的环境被遗忘了。

  同样,时代也会造就一些新词,每个时代都有一些新的词汇出现,比如“断舍离”,意味着一种新的生活哲学。再比如“菜鸟”,意味着新手。一些老词的词义也会发声变化,比如“割韭菜”这个词,以前是指农民收获田里的韭菜,现在指强势者不合理地从弱势者身上收获利益,且弱势者无力抗拒。再比如“诡异”这个词,以前指超过常理的、极其怪异的事,但在年轻人口中,只要他们看不顺眼的,都称之为“诡异”。

  文字和这个世界一样,处于变化和进步之中。在文字使用上运用考古精神,真的比尬聊还要尬。

  02

  用语习惯还只是形式,晦涩也好,流畅也好,只要有新颖或深刻的内容,就是好文章。有人也觉得鲁迅的有些文章晦涩,但内在的思想有价值,足以掩盖形式上的缺憾。

  目前陷入舆论漩涡、被各种质疑的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对文章内涵的评价是:“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

  但奇怪的是,这个评论中无任何举例,哪里深刻,哪里逻辑严谨,统统没有,流于空泛。有一篇文章《虚饰文风不能助长:关于高考满分作文 ‘生活在树上‘ 的看法》,对这篇作文的内容做了详尽的点评。总的观点是,议论文该满足的三个要求,《生活在树上》一个都没达到!事实的确如此。文章并没有新颖的观点、深刻的思索、特别的论证,只是将平凡的观点表达得晦涩难懂,显得与众不同。

  看到网上评价,其中不乏语言行业和各个行业的高手,大比例都对这篇满分作文颇有微词,认为“不及格“才是实至名归。一位知名学者直言可以给这篇作文十分,满分一百分的话。

  03

  不禁想到两个现象,叫“概念炒作”和“形式崇拜”。

  人们创造一个“新概念”,是因为新事物的出现,既往词汇不能概括它,从而创造出一个新词来概括。比如,“互联网”、“手机”,这样的新概念,就对应了两个全新的事物。简单地说,“新概念”对应“新事物”。

  在当代,并非所有的新概念都对应着新事物,充斥着大量的“伪新概念”。这些伪新概念,完全可以用既有词汇概括,但有人为了塑造高大上的形象、或者玄虚的神秘感,使用一些新词来概括。因为使用既有词汇,受众就容易了解事物的本质,这是始作俑者不愿意看到的。“伪新概念”的目的,就是不想让受众太直接地了解本质。比如,”餐饮互联网+“,听起来特别高深莫测,直接说就是”手机外卖“。比如”TVC“,听着以为是啥新事物,其实就是”广告片“。如果一个人经常使用这类词汇跟你谈合作,那就真要当心了。

  俞敏洪评价风光无限的中国互联网业: 利用人性的丑恶来赚钱,没有哪家公司,创造了影响或改变全世界的科技产品。从一个侧面也在描述本质与概念的差异。

  有的人会发现,国人的聪明才智,太多浪费在务虚的概念上了。

  热衷“伪新概念“的背后,潜伏着另一个现象:形式崇拜,这一流传了几千年的传统。

  从皇帝们自称”天子——苍天之子“开始,伪概念就隆重登场,且不容置疑。从皇帝们要求对其的名号避讳,“形式崇拜”就堂而皇之成为日常规则。加之儒术的独尊和八股的推波助澜,老百姓对形式那种深入骨髓的敬畏,成为了文化基因,一直流传不息。这个话题聊起来太长,点到为止。

  我们对形式有莫名的尊崇感,但对内在本质没有追问的兴趣。

  《生活在树上》运用了常人难以识别的生僻字,营造出一种高深莫测的形式感,彷佛平凡的观点变成了新颖独到的新概念,恰好符合了芸芸众生内在的“形式崇拜”。在强大的心理惯性下,给出满分也就不足为奇了。

标签: 高考满分作文议论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