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空心人手记

解梦360 16 0

1、写给无为的絮语

  在我展开纸张,提起笔预备写下一些什么之前,我已经为自己放了一包香烟在桌上,同时,用热水瓶里残留的温水冲泡了一杯咖啡。这咖啡已经不再是我昔日钟情的没有任何附缀的黑咖啡,两块或者三块方糖----我不记得了----已经溶解其中。最近我的大脑成了名副其实的精神病,常常游离于某个虚空的世界,将该记忆的遗忘该遗忘的记忆。我总是记不清楚一些确实发生过的事情,例如几分钟前我放在咖啡里的方糖数量,但是对于某些接近于幻想的场景我却将之与真实混淆不清。而我也再不能忍受所谓不加附缀的黑咖啡,回忆已经够苦涩精神已经够苦涩我想我没有权力再来虐待我的味觉,否则我难保它不会同我的心一样破碎。天知道我仅剩的疲弱的末梢神经正处于不堪一击的状态,任何事物破碎时发出的嘶嘶轻响都有可能让它们崩溃犹如血管的爆裂。

  我大大的喝了一口被方糖破坏无余的咖啡的苦涩,然后在纸页的左上角写下这样一行字:

  写给无为的絮语

  无为是属于我的私人友谊的总称,就像人民代表站在国家的最前端一样,她在我的朋友里名列前茅。我们曾经同吃同睡同住,同时爱上一个男人又同时被一个男人所遗弃。在我六神无主到几乎精神分裂的现在,我对无为这个红乍笑绿长颦与谁共度可怜春的忧伤而美丽的女人的友谊渴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坚信自己不是一个同性恋者,但是我对于她的信赖和需要不比对以往任何一个情人的肤浅。这是一个曾经千方百计费劲巴拉将自己送进精神病院女作家的话。她的名字叫陈染。我之所以将她这句话原封不动的搬到这里,除了我觉得这句话用来表现我对无为的热爱实在恰到好处之外,还有一个极私人的原因。----那就是我非常钦佩这个女人的手段和勇气。我想无论如何能如愿以偿骗倒别人使自己进入精神病院的人是值得称为英雄的。我非常希望某个第三医院的院长能看到我这篇小说,那么我或许也可以一偿夙愿。我相信拥有这种念头的人本身已不正常。

  我不正常。无为。我经过深思熟虑和精心安排之后写下这篇小说,就是想告诉你我不正常。我坚信听到我这句话,你一定会拍手叫好。你对我的了解犹如生命对于时间的了解那样透彻。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人不会把我送进精神病院,那么这个人非你莫属。我为此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深深的欣慰。

  当我看到我不正常这个意念随着时间走入生命的步伐潜入我的心脏的时候,是半年前我在南京火车站最后一次离开他的那个下午。关于我和这个男人的盲目冲动,你早已从头到尾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里到外的翻阅过。很久很久以前若没有你的鼓励和支持我早已是一名爱情逃兵,那么所有的故事都不会发生所有的孽缘都无从纠葛,那么就没有了这个下午没有了这篇混沌的呓语。同样的,很久很久以后的现在,如果没有你的安慰与扶持我早已是一个生活的败将,那么我必定会提早对我的生命盖棺定论然后死不瞑目。

  无为,在我们同时全心全意不遗余力深爱这个男人的时候,你忍痛割爱退离战场将他让给了我。而在我被他自私的爱和严苛的现实折磨得体无完肤千疮百孔之后,我知道你和我其实感同身受心照不宣两败俱伤。我实在不愿重温这一段早该剜割的回忆令我和你都感到尴尬无言心神俱碎。然而花开花谢潮起潮落的重复永无休止永不厌倦,我对于这个故事的倾诉正是如此。

  不过在我将沉默是金这四字箴言丢到九霄云外之前,我要先跟你说另外一个故事,那是一场你绝不陌生的灵魂的漫游。

  2、灵魂漫游记

  生命是一只电力不足的钟,拖着疲惫的躯壳,以凝重而滞缓的步子向前挪动。而爱情就成了这只钟里看似毫不起眼实则重要非凡的秒针,苟延残喘着试图超越过每一个刻度,却不时回退,拖累着自己和生命本身。

  在这个无聊乏味的下午,我感到自己无所适从,音乐成了妨碍思维的嘈杂,书本也摇身一变,仿如金星乱舞般晃动着往昔的片断,企图将我从时间的下流拉回上源。我的灵魂早已随着它的拉扯飞到遥远的天边,而我的身体却固守在昏暗房间里的书桌前不肯挪步。于是,灵魂与肉体分离时必然产生的撕裂的痛楚使我清醒又昏蒙,像一个陷入昏迷的垂死的人偶尔回光返照,旋即又失去意识。在那短暂匆促的回光返照里,这个临死病人的唯一呓语就是:时间静静的流逝了,而我依然在这里。

  在这里或者在那里,其实毫无区别。重要的是时间已经流逝了这一点,是谁也无力改变的。大概也无需改变,否则这个平淡而深刻忧伤而美丽的句子将失去它的意义。这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死去。任何存在都是平凡不起眼的,只有死去才如警钟长鸣让人谨记。失去的和未得到的永远比拥有的好,这是人类的劣根性,我想修改但我无能为力。有一个混蛋曾经对我说,如果你开始怀旧,这表示你已经老了。他把这句话写在书里,借助白亮刺眼的纸页,在我的眼睛里划下一道明晰的伤痕,使我不能对之漠视。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现在的我已经老得快死掉了,而当我真正死掉以后,我的存在就会和我的死去一样具有了非一般的意义。这个意义当然很快就被遗忘,一如每一个自以为长大了成熟了的人将青春遗忘,同时毫无眷恋的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回到怀旧这一点,我今天所有的胡思乱想胡言乱语糟糕情绪恶劣感觉都因它而起。是的,我是一个极度怀旧的女人,不由自主情不自禁不可遏制的接近病态的怀旧。只有在回忆里,我才能感应到这个世界的存在,时间的存在,空间的存在,以及,自己的存在。也只有在怀旧的时刻,我才能相信生命并非虚无。纵然最后灰飞烟灭尘归尘土归土,过去的人和事至少还飞翔在尚未得到证实的灵魂里。这听起来十万分虚幻缥缈的灵魂,便是人类与动物最极致的分辨点。

  我怀旧。我怀旧于黄昏夕阳月光黑夜清风细雨音乐绘画小说一切唯美的事物,这就等于我衰老于咖啡啤酒香烟摇滚还有时间往事爱情还有叹息还有眼泪这一类让人没话说让人不得不沉默的颓废。当我怀旧的时候,我就看到斑驳的皱纹一点一点的伸出它恶魔一般的爪子,用携带着粗暴的温柔缓慢且迅即的抚摸揉捏着我的皮肤。粗暴与温柔的反差,缓慢与迅即的矛盾,抚摸与揉捏的不同,在它的动作里得到统一,异常和谐的并行。我在怀旧中不可思议的衰老,莫名其妙的靠近着死去。我不想不能无意无力去反抗阻止,我任由一切发生。因为衰老与死去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充满了蛊惑人心的魅力。于是,怀旧和苍老之间就如那个混蛋的预言抑或说定论,开始了它们不可分割无法斩断的相辅相陈相互应证融会贯通的关系。

  我在怀旧。我的灵魂脱离了躯壳,飞回到时间之河的源头。源头是什么?源头就是年轻。也就是说我的灵魂漫游到了年轻的眼睛里。这一行程令我付出的沉重代价远远大于手机漫游到另一个城市时必须支付的昂贵话费。譬如我的面容为之衰老得一塌糊涂就是代价之一。老了的我重新返回年轻,这无异于失恋的人沉浸在以往甜蜜时刻里的自慰,或者现代人在观赏完肥皂剧后的嘲讽。无论是以往的甜蜜时刻还是电视里的肥皂剧都是不真实的,那其实是另一个自己的表演。年轻这东西就像欢快跳动的小溪,伴随着温暖阳光小鸟鸣叫一意孤行的流动着,流过美妙失真的童话,流过风景如画的爱情,流过鲜血淋淋如鼓擂动的心脏,流到最后就粉碎成了雷打不动棍敲不响的干涸。干涸,就是时间之河的下流。注意:此下流非彼下流。然而也可以这么说,干涸就是时间之河的下流所在。每一条离开源头的河的下流都是肮脏凌乱而下流的。我并非同你玩文字游戏,我只是想告诉你----单纯的告诉你,我正在怀旧中衰老。我已从年轻的上流滑落到苍老的下流。这个令人心痛的事实逼真到令人麻木。

  现在让我对你描述我的年轻。如同每一个上流的年轻,在这源头里触目所及都是优美轻盈的舞蹈,春暖花开的迷人,黑亮纯真的眼眸,心无城府的微笑,坦诚直率的认真,以及热烈如火的盛夏的果实。听起来就是一切使人欢喜的声音,闻起来就是一切使人沉醉的气味,嚼起来就是一切使人口齿留香的味道……我想你会相信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尽管这多少有一点自我感觉良好。如果你听过晴天霹雳这个形容词,你就会了解我在怀旧中老去以及在老去中愈加怀旧的原因。如果你确实在晴天听到过突如其来的雷鸣暴雨,你就会更加了解我在怀旧中老去以及在老去中愈加怀旧的感觉了。在这场将年轻扼杀使老去和死去提前来临的罪恶里,爱情的凋谢与生命的死亡是永恒的变奏曲。然而,我就像一个侦察到罪魁祸首却丢失了证据的警察,其唯一能采取的行动就是眼睁睁的看着罪犯大笑离开警局而不是将之告上法庭。我呆立如一尊雕像,凝望着罪犯远去的身影,它的离开使我眼神空洞目光呆滞。我在这空洞呆滞的状态里一遍一遍的揣想它作案的细节,却举不起双手将它缉拿。时间之河静静静静静静静的流逝,年轻的流水缓缓缓缓缓缓缓的走向干涸,怀旧的无可奈何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漫溢,我的皮肤一寸一寸一寸一寸一寸的衰老。我的身体依然在这里,停留在二十岁这个听起来多么花样年华的数字,而我的灵魂已跨着大步走向别处。

  呆立如雕像的我,眼睁睁的看着灵魂大笑离开渐行渐远,我终于了解到它才是罪魁祸首。灵魂制造永远的灾难。灵魂无法缉拿。灵魂让法庭束手无策难以判刑。灵魂把爱情的花蕾摧毁。灵魂把呼吸剥离出生命遗留肉身的糜烂。灵魂将灵魂驱赶至失去年轻的源头的衰老的下流。灵魂伸出恶魔的爪子,将灵魂残忍的杀害并且弃尸于干涸。这听起来十分虚幻缥缈的灵魂却切切实实证据确凿的犯着滔天罪行。是的,证据确凿了,但是法庭已经倒闭。法庭在灵魂漫溯回年轻眼睛的那一瞬轰然崩塌,再也不能审判任何罪恶。

  于是,灵魂愈加恣意猖狂。灵魂将回忆翻搅折腾拿在手里挥舞。灵魂将灰飞烟灭尘归尘土归土了的生命陈尸在肉身的眼前。灵魂将凋谢枯萎的爱情摆放在暴雨中冲刷。灵魂喜欢黑夜,它瞅着每一个可趁之虚将黑夜吞噬,明目张胆的与失眠偷情。灵魂一边在怀旧中老去,一边在老去中怀旧,它撮合了它们的姻缘。灵魂永远以一种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姿态存在着,它的存在没有意义,但它的死去却意义非凡。

  3、精神鸦片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香烟氲成一滩光圈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日子就像是道灰墙骂它没有回响好像越不想怎样就越是怎样女人独有的天真和温柔的天分要留给真爱你的人不管未来多苦磨难有他陪你完成虽然爱是种责任给要给得完整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不要再对我承诺什么是否要一起生活还是有一个我们的窝你不要对我承诺什么你会爱我我会爱你只是因为寂寞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

  这无疑是一些优美得让人心碎的词句。这里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把利刃,义无反顾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穿过爱情华美的外衣直刺入它那柔软的心脏。从此,鲜红的触目惊心的暗红血液一阵一阵往外冒,淹没了娇艳的红唇和赤裸的性爱,淹没了每一个人心中无比怀念的面容。这段让我无比陶醉的譬喻来源于我和他最后一次做爱。当时我正和他躺在那张曾经千百次供我们的肉体缠绵撞击的大床上谈分手。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们没有亲吻没有拥抱没有抚摸,就像两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太平间里,进行着冷漠而公式化的谈判。我们的谈话乏善可陈,但是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披着羊皮的狼骚扰着我的歇斯底里。

  他的头发仍然乌黑凌乱。他的眼眸仍然深邃而饱含柔情。他的尖瘦的下巴上仍然长着硬而短的胡须。这是一张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这头发是我曾经把玩过的。这眼眸是我曾经日夜凝望的。这些胡须曾经无数次的沿着他的吻爬满我的全身,在皮肤上留下微痒的欲望的诱惑。我曾经多么忘我的迷恋过眼前这张英俊清秀有着孩子般的忧伤和任性的面孔啊!为了它我离家万里远走他乡,为了它我心甘情愿的偷常禁果水性杨花,为了它我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忍受冰冷器具的污蔑和凌辱,为了它我将尊严丢在他的脚下任由他蹂躏践踏……

  我强自镇定的望着他那张无助无辜又万般无耻的脸,爱恨零乱百感交集。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可那年头都唱了些什么样的歌啊。我们,我和他,两个人不知廉耻不知天高地厚的唱那些劳什子的玩意,什么都说是青春无悔包括所有的爱恋都还在纷纷说着相许终生的誓言都说是亲爱的亲爱永远永远不变的脸永远不变的眼。可最后的最后却什么都面目全非。斗转星移日月流转连沧海都换了桑田,哪里去找那自欺欺人的永远不变。

  然后突如其来猝不及防的,那一刻排山倒海般的袭来。就在那一刻我想起我和他销魂蚀骨的初夜,那一刻我强烈的感觉到激情的侵蚀,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声音嘶哑的请求他的进入和充满……而当他终于带着满面疲倦将他柔软无力的男性器官滑入我的体内时,往昔就在那一瞬间死亡。灵魂和肉体也同时坠入了无底深渊。那是黑不见底的虚无的深渊。这个男人终于彻底地走出我的生命。而我也彻底的丧失了自己。

  我再次回到那个当初被我清坚决绝的背叛所伤害的城市。我唯一的行李是口袋里一张写着我爱你三个充满欺骗性字眼的火车票。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多少人说着所谓的我爱你多少人摧毁了所谓的我爱你。他们在对爱情狂呼呐喊的时候是多么的煞有介事,可惜最后所有人都会发现爱情根本就徒有虚名。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爱情究竟是话语的乌托邦还是理想的海市蜃楼。也许归根结底爱情已经如同象征它的玫瑰一样粗制滥造粗俗蠢烂。

  我终于挣脱了我自以为是泥足深陷的劣质爱情。我把我的梦和理想和心和灵魂和性和爱情全遗失在了那个将我清坚决绝背叛和伤害的城市。想起当年一意孤行义无反顾投奔它的那一天自己是怎样的兴高采烈而如今又是多么黯然销魂支影凄清,我坐在南来北往的列车上只感到形神俱灭万念俱灰。我再一次亲吻那张十恶不赦的爱情车票,然后将它撕裂成千片万片撒手尘寰。我知道我真正撕裂的是我的身体和心灵,从今往后我的躯壳和灵魂都已撒手尘寰空空如也。

  某一天我在一个不知名歌手的歌里发现了一句话,那句话几乎将本已空空如也的躯壳毁灭到一无所有。那句话是这样的:沉默需要烈酒香烟尊严乞求谎言垂怜守着记忆守着昨天奇迹只在日记里出现。

  于是那个晚上,我再次翻开了我搁置多时的日记本。在那或长或短或完整或残缺或具体或抽象地描述中,我看到我曾经怎样如同一个白痴为那个男人如痴如醉疯狂迷恋。那简直是精神病人的固执坚持失真变态,是一个人完全失去理智后的癫痫。我真正领悟到天才与白痴其实没有区别,正常人与精神病其实关系紧密,痴心与绝情之间更是模糊了界限的完全吻合的拼图。自此大彻大悟的高僧与睁眼瞎的盲人两种身份在我这里呈现出奇异的交错。一方面我对那个人那段爱情冷嘲热讽之后心境空灵,另一方面我又对那个人那段爱情思念渴望之后伤心欲绝。心境空灵的时候那个人和那段爱情就像撕碎了的钞票,虽然从前花花绿绿光彩夺目而今却一文不值毫无用处。伤心欲绝的时候那个人和那段爱情就像跌落于地的花瓶,虽然事实上已无法粘补粘补了也裂痕斑斑,但那些碎块片片都在勾引我的软弱和愚昧。觉得那个人和爱情一文不值毫无用处的时候,我就笑靥如花至少不是面容憔悴的悠闲的生活,而软弱和愚昧受到勾引的时候,我就容颜惨淡彻夜失眠神经衰弱,时不时不能自已的给他电话或书信,然后在电话两端与他共同忍受漫长的沉默或者在书信里情绪失控写满想你和爱你。凡此种种无一不是我不正常这个结论的铁证。凡此种种令我的灵魂逗留于年轻的上流无法自拔。凡此种种造成我对那个叫做陈染的女人的欣赏。凡此种种将进入精神病院休养生息这一念头根植到我的最深处。

  4、死于华年

  我一直盗用那个叫做陈染的女人的创意,这使得犯罪感如同一盆泼出的水哗哗流淌难以收回。不过盗版与被盗版早已如同流行感冒的窜逃频频出现于世界的许多角落,想到这一点我开始稍稍好过。死于华年这四个字眼的凄美与其代表的意味有着罂粟一般的蛊惑力,使我情不自禁的为它黯然销魂。有一首歌唱道总是有许多人来了又走了到最后没留下什么,这句歌词适用于那个人那段爱情同样也适用于好几个自我生命中来了又走了的死于华年的人。他们来得悄无声息,走得无影无踪。他们死于华年,他们以不同方式闯入这个世界,以不同过程前行最后在不同事件中离开。他们用一种另类的姿态耸立于我的生命,使我刻骨铭心终生牢记。生前他们被许多人遗忘,然而死于华年这一事实让他们被更多人怀念。没有人说得清楚死于华年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悲哀。

  当我的灵魂溯源而上,轻轻的飘飞到那些拥有他们的年月,记忆就变成了无声播映倒行逆施的影片,将他们的点点滴滴呈现在我面前。无为,我要跟你说的第一个死于华年的故事属于英子。

  我至今没有弄清楚英子的死因。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已经离去多时。据说,她是自杀的。据说,在某个黄昏她打开了煤气。据说,她不是打开煤气,而是吞食了老鼠药。据说,她没有留下支字片语。据说她的父母悲痛欲绝但是也对她的选择莫名其妙……可以明确的是她那时刚好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重点高中。还有她的父亲刚刚下岗。青春的苦恼总是不被人当真,然而当事人自己总是十分认真。

  我初识英子的时候第一眼就已看透这个女孩,善良敏感,多愁忧郁,反叛无助。她是所有灰色的青春,是一切阴晦的词语。我没有对她的命运作出任何预言,然而她的自我了结全属预料。

  我知道每一个青春都面临着死亡的危险,它们时时刻刻在与死神抗争。它们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战战兢兢,许多个时刻都想飞身而下,一了百了……所有的青春,都是如此,濒临崩溃。那是一种倒下去的欲望。那是,寄语东风休著力,不禁吹。

  风听不懂它们的呼唤,不计后果的吹过来了。于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死于华年。

  一个十七岁的男孩也死于华年。死在胃癌或者血癌或者不知道什么癌里。直至此刻,他阳光般的笑容依然亮晃晃的亮得我的泪腺快不受控制。他拖了很长一段时间,其间就跟童年玩家家酒一样隔三差五的就跑去住院。全校师生的捐款论其实质不过是一堆没有生命的道具,为这游戏作着苍白的点缀。我曾去医院看他,形容枯槁的他绽放着这世上最美的笑容安慰那些以为他不知情的人。我为此哭了许久,并且虔诚的拿着圣经日日为他祈祷。但是我的眼泪和祈祷也只是这场游戏里苍白的点缀。那是生命的游戏,宿命的游戏,命运的游戏……谁也无力抗争。

  他把年华弃如敝履的时间是某一年的最后一天。那个元旦前夕,千里之外的同学们正开着晚会迎接希望的到来。结果希望和失望常常前赴后继,地球上一边是欢呼雀跃一边却正上演着魂归离恨天。

  一个半月后我才得知他的死讯。一个半月后他不肯安息的灵魂将稀少的回忆砸进我的心里。

  我对于另一个男孩来说其实与陌生人无异,一如那个男孩对我来说与陌生人无异。在他死于华年之前,我与他没有交集。在他死于华年之后,我与他无从交集。我唯一记得的只是他的名字。他是我认识的人所认识的人。他于我十七岁生日那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丢下一份礼物然后不知所踪。那本书叫做《十七岁不哭》。我将之遗失在了岁月的长河无从追回。死神的迅疾没有让他说出遗言,死亡心血来潮的降临让他的血压神经质的升高然后充溢脑海然后离开。他死了他热恋多年的女友没去看他。我相信他的坟头一定长满荒草。

  远在千里之外与他毫不相干的十九岁的我流出了十七岁的眼泪。这一点令人扼腕叹息,因为十九岁的我并未预支二十岁的眼泪。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又一阵风吹来,又一个人在青春的悬崖边失足。他被车祸轻轻一推,跌落到死神的怀抱。七月七日从此变成一个可怕的日期。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灵魂张扬放荡不羁。我们无数次坐在校园操场的黑暗角落里谈笑狂饮纵酒高歌不醉无归。结果他就死在这放荡不羁灵魂张扬意气风发风华正茂里。陪伴他终生的酒精背叛杀害了他二十三年的呼吸。他残留的照片和留言便具有了将我的眼睛剜出血来的神力。

  无数叹息嘎然而止。无数生命死于华年。不可预测的死于华年还在蓄势待发。上帝创造生命。死神终结生命。它们的战争使青春成为最可悲的受害者。身体固守在阴暗房间的书桌前,灵魂随着怀旧的拉扯飞到遥远的天边。灵魂将回忆翻搅折腾拿在手里挥舞。灵魂将灰飞烟灭尘归尘土归土了的生命陈尸在肉体的眼前。灵魂将凋谢枯萎的爱情摆在暴雨中冲刷。灵魂以一种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姿态存在着,它的存在没有意义,但它的死去意义非凡。一如警钟长鸣令人谨记。

  5、空心人的眼睛

  嗑嗑瓜子 换换心情 黑白碎壳 岁月痕迹

  不再回忆 不要爱情 发黄相片 初恋尸体

  我是空的 你是假的 生命过客 没人记得

  我是空的 你是假的 梦中残景 来生不会记得

  有段时间我疯狂的迷恋上写歌词,没有旋律只有词句。我终日蛰伏于我的小房间里,面对靠着墙壁的书桌盯着那一片灰白发呆。几张写着生活计划的纸张零落的散布在上面,它们道貌岸然的注视着我,散发出虚伪的臭味。

  当我的空漠的冥想疲倦之后,我就往录音机内塞入一段音乐,然后为那些哪怕庸俗愚蠢的情歌伤怀感动。接着我就开始在纸上胡抹涂鸦。我先是用一个实际上不存在的胡乱动作,从那堆庸俗愚蠢的情歌里抓来一个韵脚,再在我可怜的名存实亡的记忆里搜索出所有与之押韵的汉字拼凑成文。我的情歌是唱给自己听的。我的情歌没有意义,因为它还没有死去。没有死去的躯壳也没有意义,尽管它已空空如也。

  上面那一段缺乏逻辑又严谨缜密的歌词就是我按照以上程序写在纸上的。直到此刻我还不能辨别它是好是坏,是真实还是虚幻。我说过我的大脑最近出现了严重问题,常常将某些接近幻想的场景与真实混淆不清。但是有一点可以被肯定为真实,那就是我是空的。我已彻头彻尾名至实归的成为一个空心人。

  我相信古今中外空心人不计其数。曾经显赫一时的忠臣比干就是一例。他的心间接的被妖精妲姬挖去,拖着空了的躯壳悲痛前行。他不能回头,他必须对声声呼唤置若罔闻。----那是回忆的呼唤?那是良心的呼唤?那是道德的呼唤?抑或,那根本只是死神的呼唤?----否则,他将万劫不复。他的回头将导致的唯一结果就是灵魂与肉体的彻底毁灭。比干,这个可怜的人,他是我的真实写照,他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演绎出我的命运。我是空的。我的心被一条没有形状没有名字的狗叼去。我的肉身在疼痛的麻木里前行。我不能回头,我必须对往事的声声呼唤置若罔闻。否则,我将万劫不复。否则,我的灵魂与肉体将在我回头的那一瞬灰飞烟灭。导致这一切的是作为精神鸦片的爱情,还有,死于华年。

  有一天,我在街上闲逛时看到了那个相框。那是一只每个指头上都睁着一只眼睛的灰色的手。那是一只妄想青云直上刺破长空的无言呐喊的手。它的每根指头上的眼睛都在圆睁。呼啦啦的涌动着鲜血。眼睛里的瞳孔像是一枚尖锐的针,刺过去,穿透生命的心脏。

  我在那空洞无神又刻薄锐利的目光下惊慌失措,无数刀片切割着我的肌肤,我痛不欲生。我颤抖着双手将它捧回来,放置在我的书桌上,把自己的两张黑白照片插入它的身体。那两张照片一大一小,相得益彰。大的那张填满了那只手的整个空白,我正双手合十,闭目祈祷。小的那张瑟缩在角落里,我目光温柔,淡淡的微笑。这世上有的人睁着眼睛生活,有的人闭着眼睛生活。睁眼与闭眼就是生命的真谛。我相信有许多人记得那个叫顾城的疯子,他杀了妻子然后又杀了自己。他是最残忍的刽子手,同时又是最无辜的受害者。他是疯子,然而疯子也有至理名言。他说我在幻想着幻想在破灭着,幻想总把破灭宽恕,破灭却从不将幻想放过。他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他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他的一生都试图在大地上画满窗户,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其实窗户毫无用处,我们的眼睛才是最好的窗户。闭眼是黑暗,睁眼就是光明。这一条准则绝不适用于空心人,对于空心人来说,睁眼是黑暗,闭眼才是光明。

  我把睁眼和闭眼一股脑握在无言呐喊的手里。它们三个,生命,黑暗,和光明,日日夜夜与我深情对视。这三种被冠以不同名称的物质实际上同出一体,它们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参透这一点的时候,我写了一首诗。所谓诗也只是一些零乱古怪的句子。我对着我的两张照片和那只手,我对着生命、黑暗和光明,我在白纸上划下歪歪斜斜一如即将倾倒的心灵或肉体的字迹:

  最圆的梦 是用残缺镶边的

  最好的爱 是以死亡收场的

  最美的眼睛 是没有阴影飘过的

  最甜的话语 是没有任何修饰的

  最亮的光明 是有黑暗衬托的

  最深的黑暗 是置身光明之中的

  记得我终于离开那个男人返回到当初背叛的城市时,我第一个找到的朋友是无为。我们坐在一间名叫花时间的咖啡屋里互诉衷情。我们的手握在一起。这个女人的友谊把温暖一点一点的灌输到我体内。当初那个男人开垦了我的身体,把我从空虚点石成金变为充实,现在这个名叫无为的女人正努力的要将我重新从充实坠落到空虚的身体开垦。

  我极力压抑着如潮汹涌的情绪,竭力用一种平淡的无所谓的语气陈述一切。我说,无为,那个男人竟然在我们最后一次做爱后告诉我,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单独在一起不可能什么都不发生。他这句话是将我掏空的恶魔。无为回我以悠长的叹息。我继续说,所以我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我是个空心人,既然男人把我当玩具,我也要视他们为游戏。我说无为当我让另一个男人进入我的体内时我听到了梦想破碎的声音真的我听到梦想破碎的声音那声音就跟我最后一次和他做爱以后心破碎的声音一样虽然轻微但锋利无比。无为紧握一下我的手说我知道我理解可是你不能这样你要爱惜你自己你别自暴自弃。我说无为是的我在自暴自弃我饮鸩止渴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不否定一切我就无法接受一切无数生命死于华年生命像是一场漫无目的的浪费而爱情道貌岸然虚有其表不知所谓。无为说你忘记了吗你曾经告诉我爱和勇气永远不败你怎么失去了你的爱和勇气。她这句话把我的眼泪拉了下来。我用侍应生放在桌上的纸巾不停擦着眼睛。我哽咽着说爱和勇气已经很遥远我不再相信它们永远不败生活总是这样给了你一些梦就把另一些梦粉碎掉所以我宁愿圆睁双目不再做梦梦是毁灭一个人最有效的武器我现在对它恐惧无比。无为的眼泪也被我这句话拉了下来。无为说梦想很遥远现实很残酷爱情并非总是花红柳绿但我们需要信仰就像我们需要空气和水总之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弃啊一放弃我们就真的成了空心人我们也就死于华年。我说可是我们早就是空心人了我们早就死于华年我们的眼睛睁开又闭上闭上又睁开这种混乱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以一种固定的姿势证明我的存在难道你能对这一切熟视无睹麻木不仁吗。无为激动地说你分得清楚黑暗和光明吗你根本分辨不清事实上你还是在睁眼与闭眼间徘徊我知道我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成为空心人谁都无力改变我也弄不清我在说什么了你知道我和你是一样的你有多痛我也有多痛总之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时间一定会冲淡一切的你相信我……

  我沉默半晌叹息着说谢谢你无为你让我感到深深的安慰我相信你其实我虽然总在怀旧但我并不是要重复过去过去是我前世的影子今生的我依稀看见却不会伸出手企图将它抓住我也抓不住我的灵魂总会回来离开年轻的上流回到我的身体回到现在我的眼睛不管是睁开还是闭着都是无言的呐喊我不会制造另一个死于华年的故事让别人再写一次空心人手记我要重建一个法庭让它对灵魂做出公正的审判等到那一天我就不再是空的我就能重新爱过……

  说完这些话,我的眼角滑下一滴泪。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为过去流下的最后一滴泪。

标签: 高考寄语简短唯美句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