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

解梦360 13 0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2004届硕士毕业生访谈</P>

  <P><BR>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是一个只有“两岁”的年轻学院。但过去的两年,对于学院而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两年。<BR>他们开始在教学中贯彻体现“宽基础、重实践、具有国际化视野”的教学新方案,并不断遴选全国重点大学的优秀本科毕业生进入该院的研究生阶段学习。在两年的时间里,他们还在各方面的支持下,建立了博士点。<BR>学院成立之初,提出建院的宗旨是要“面向主流,培育高手”,不仅要培养学生的专业知识体系与基本技能,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他们新闻工作者的专业理念,即“成为社会这艘巨大的航船上瞭望的桅杆”。新闻学院的研究生们以其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以及开阔的国际视野、过硬的专业能力等,受到了新闻单位的积极评价。<BR>凤凰花开的时节,记者对该学院三位硕士毕业生先后进行了访谈。<BR>1. 到清华来寻找一个答案<BR>——乔申颖</P>

  <P>“我的经历可能和很多读研的同学不太一样。”访谈一开始,乔申颖便说。<BR>到清华读研之前,她曾经在党报工作过,对党报现状的迷茫和困惑曾是她考研的主要动力;以前的同事们都不相信,研究生毕业之后,她又选择回到党报去。她说:“三年的学习使我对很多问题的看法都不同了,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该怎么去做自己喜欢的这份职业,我想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去好好实践和检验自己学到的东西。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但很高兴我能对未来、对自己充满信心。”</P>

  <P>缘起:“清华很好,来读研吧!”<BR>——我从小就想当记者,可以满足我的两个愿望:一是摆弄文字;二是见多识广。高考时填报志愿,所有的第一志愿都填的新闻,而且拒绝调剂(说着笑了)。1998年在武汉大学新闻学院毕业后,我进入《河南日报》工作,本想着终于能够如愿以偿了,谁知道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落差很快使自己意气消沉。我当时很沮丧,也很苦闷,觉得现在就可以想象二十年后的自己,害怕一辈子就这样下去了。<BR>——2000年春节,我到北京来玩。我的本科同学吴菁(新闻学院硕士、博士毕业,是该院建院以来的第一个博士,也是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的第一个博士,导师尹鸿。现任教于同济大学)一见面就动员我:“我觉得你不适合郑州,清华很好,来读研吧!”但我一直犹豫不决,直到临走的那天下午,我在她的书架上看到了李希光老师的《梦幻尼雅》,当时我想:李希光是新华社的记者,也算是党报系统吧,他的职业可以这样精彩(当然后来我知道他是从事对外报道的,和国内报道情况有所不同),为什么我不能?我对自己说:2000年是你的本命年,再不走以后可能真的走不了了。至少要给自己一次机会去外面看一看,如果连全国首屈一指的清华大学也对你的苦恼无计可施,那后半生就算随波逐流也不遗憾。2001年,我带着怀疑和期待考入清华。</P>

  <P>这三年:遇到好老师是我的福气<BR>——我的研究生这三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刚来的时候很迷茫,只知道来这里寻找转机,寻找答案,但究竟找什么,能不能找得到,自己也没有把握。而且总觉得自己年龄比周围的同学大,英语比周围同学差,思想压力很大。这个时期主要在李彬老师的指导下,看了大量的书籍,开阔了视野。<BR>——到了研一下半期,环境渐渐熟悉了,心里也比较踏实了,开始进入积累期。感谢学院这个开放的环境,我听了很多中外讲座,这个学期李彬老师开了一门《名记者研究课》,邀请了众多知名记者来传经送宝。他们大都来自主流媒体,虽然个人经历不同,所处岗位不同,对这个职业的认识也有个性的差异,但他们都热爱这个职业,而且以不同的方式取得了成功,从他们身上我真正感觉到“条条大路通罗马”。后来我和方芳一起把这些讲稿编成了《名记者清华演讲录》(人民日报出版社,2003年出版),编书的过程也是一次再学习,这些名记者异彩纷呈的成长之路也促使我开始思考自己有什么长处和短处,将来要朝什么方向走。从前面我的经历可以看出来,我属于相对理性的人,什么都爱问个所以然,所以我想将来我会倾向于做一个思考型的记者,党报比较大气,相对眼界宽一些、看问题深一些,这也是吸引我回到这个系统的一个原因。<BR>2002年4月建院后,范敬宜院长和王君超老师合开了一门新闻评论课,我给他们当助教。后来范老师单独开课,我又做了一个学期助教。院长在党报工作了数十年,我以前在党报遇到的问题,在他那里根本就是小儿科,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迷路的人看到了路标,一开始还有点疑惑,但越走越坚定,越走越高兴。当初的苦闷又成了好事,转化成了学习的动力。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我由衷地接受李彬老师的提议,把毕业论文题目定为“范敬宜办报思想研究”。<BR>——写毕业论文是我三年学习的最后一个阶段,我觉得也是特别重要的阶段,可以说是一个超越旧我的阶段。因为只有在这个过程中,我才真正体会到新闻理论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是如何形成的,它们产生和存在有何必然性,以及如何在看待和对待这种差距时寻找并保持平衡。不弄清这一点,我就不可能充满信心地回到新闻工作中去。<BR>后来有不少老师和同学都说写这样一个论文太难了,写人本身就不好写,加上又是身边熟悉的老师,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看成是抬轿子的。其实这还是次要的,就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范老师对很多问题的看法自成一体,作为一个晚生后辈,理解已经不容易了,归纳起来就更难。但是我自己一点也不后悔,甚至非常庆幸。因为就我个人而言,在写的过程中收获太大了。首先是在专业方面,作为一个主流报纸的老报人,要研究他的思想就得把从党的第一代领导人开始的办报思路理一遍,这一梳理才发现,作为史料的相关言论和教材中完全不一样,非常生动也非常实际,使我对党报的看法焕然一新。其次是在文化方面,范老师是出了名的多才多艺,要研究他的思想不能不触及文化艺术,在这方面真是恶补了一课。最后是在文字的把握上,论文论文,和通讯不同,必须要有自己的观点。如何思考是一回事,如何用适当的词语把心里感觉到的往往是模模糊糊的意思表达出来又是一回事。我以前对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还是有信心的,经过这一回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做: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不说传神了,意思准确的词语都是靠修改和琢磨,一遍又一遍耗出来的。<BR>这篇论文写得很苦,但也正因为写得苦,所以写完以后感到自己确实是长进了,不仅是对范老师的办报思想更加能够把握和理解,而且通过他这一扇门,也打开了整个中国党报史和中国文化史的殿堂,虽然这一方面还要我以后更加努力地去学习,去攀登,但无论如何,感觉自己是上路了,对这三年来说,已经非常满足。<BR>考清华是我这辈子最明智的选择<BR>——我的老师和同学都说我三年间变化很大,我自己也感觉是脱胎换骨。回顾这几年的思想经历,我觉得考清华是我迄今为止最明智的选择。我曾经对师弟师妹们说过,刚进河南日报的时候,我是没有主流意识就进了主流媒体,手中空有记者证却不知道能用它来干什么。经常遇到有人向我诉苦,陈述冤情,我的反应是不敢答话。因为我首先想到的是写了也发不出来,而不是去调查真相。如果是现在我就会想:这件事是真是假?是对整个社会发展有影响的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还是某一个地方的偶然现象?是个人行为不端造成的还是由特定的历史现实原因导致的?适于写内参还是公开披露?范老师常说,只要选择适当的角度,运用适当的语言没有什么不能写不能报的。党报既不是简单的政策传声筒也不是打抱不平的侠客,它是执政党的左膀右臂,负有帮助和推动整个国家建设的责任,它既需要高瞻远瞩也需要脚踏实地。所以做一个党报报人,首先要到最底层去,了解这个国家的情况和需要,然后还要站到高处望一望,把自己看到的现象在整个国家的战略框架中定定位,两者结合起来也就是范老师常说的胸中有大局。所以我现在要到《经济日报》去,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先到地方记者站工作一段时间,好好看看我们的国家,尤其是我们的农村是什么样。<BR>一个人总要有所寄托才能活得有意思,感谢清华给了我这样一种蓬勃向上的精神状态,这确实是千金难买、千金不换的。<BR>&nbsp;“我的经历比较特殊,可能有的同学会觉得不容易理解。其实每个人的成长都是很个人的,其中的甘苦只有投身其中才能真正体会,祝福大家能在自己的成长之路上一路走好,我也会在工作岗位上好好努力,希望来年校庆院庆的时候我能给大家带回来更多有价值的经验和教训。”乔申颖在访谈结束的时候这样说。<BR>她的眉眼淡淡,左眉还长着一颗淡淡的眉心痣,温和中透显出聪慧。<BR>2. 弄影并舞文,手中笔如刀<BR>——田发伟</P>

  <P>田发伟,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本科、硕士毕业,爱好新闻摄影。<BR>读书期间曾在《人民日报》、香港《大公报》等媒体发表新闻作品近50篇,约10万字,新闻摄影作品20幅,发表封面照片2幅。其中,与我院硕士毕业生包丽敏("清华女生西出阳关"活动的重要成员,现在《中国青年报》工作)合作的《研究生为什么不能安心读书》(《了望》新闻周刊),对推动中国研究生待遇改革起了一定推动作用。<BR>2000年7月,赴新疆罗布泊荒漠地区探险,所撰写十几篇报道发表于《北京青年报》网站,并被多家网站转载。作品被收入《跟我去楼兰》(新华出版社,2001年1月)。2001年圣河南艾滋病村采访,新闻照片发表于多家媒体。2002年获《中国青年报》举办的新闻摄影大赛三等奖。<BR>现在新华社工作,已编发作品几十万字。</P>

  <P>桃李之言<BR>——我是学新闻的,受李希光和刘建明、李彬等老师的影响比较大。<BR>——刘建明、李彬老师更多的是学者风格,而李希光老师给人的感觉更多是风风火火的记者型风格。李希光老师有个观念对我影响很大:记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记者是时代的眼睛,是了解社会的一扇窗口。学院培育的是记者的职业精神、敬业精神。李老师在新闻业务上很有经验,也很有观点,而且李老师特别关心学生,从各个方面,包括介绍女朋友(笑笑),当然主要是对我们学习的关心。</P>

  <P>实习:抱着学习的态度去新华社<BR>——我个人认为至少要有半年的实习,充分了解工作环境。社会与学校是完全不一样的,只有出去实习了,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通过实习,开阔了眼界,而且口才和气质等等都有了锤炼。我想,学生气太浓并不是好事。在不同报社、电视台实习过,对于将来找工作很有用。<BR>——我现在新华社工作,加上实习已经一年半了。我们在新闻学课程中所学的方法和观点在工作中特别有用。比如写导语,怎么用最简短的话吸引住对方呢?其实与人交际时也是同样的道理。还有采访提问,你问得越具体,对方越好回答。课堂上的训练这时候就奏效了,比如要采访特别难的人物,你要思考怎么联系他,让他不至于拒绝你。<BR>——我想各种具体的新闻业务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与人打交道的能力,包括如何与采访对象或者领导搞好关系。我在新华社实习时,从没提任何要求,其实主任曾经主动问过我。我当时就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去的。</P>

  <P>三年的学习建议<BR>——将来不管干什么职业,还是要先学好专业。不是说将来一定干这个专业,但记者的职业素养是一种能力的锻炼。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清华固然是品牌,但还是要看自身的能力。<BR>——不局限于本专业的知识,可以看看文学、社会学、经济学等方面的书籍。香港散文家董桥说得好:多读闲书,少说闲话。</P>

  <P>毕业求职寄语<BR>采访中,田发伟主动说:“我更愿意与师弟师妹们总结我自己的教训。”<BR>——找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准备充分,甚至把问题的答案背下来。记得我当时去参加《人民日报》的面试时就很大意,连一分钟的自我介绍也没有介绍好,应该把自身最具亮点、最独特、最有优势的地方介绍出来。<BR>李希光老师说过,要从最重要的信息开始讲,这样,就算被对方随时打断,你也把最重要的信息告诉对方了。<BR>还有,做简历时也会用到导语等新闻学的理念。首先要有内容,还要有结构。做简历的技巧非常重要。<BR>3. 三年来的缤纷精彩<BR>——刘宏宇</P>

  <P>刘宏宇,四川大学本科毕业后保送到清华大学攻读影视传播方向硕士,研究迪斯尼动画多年,曾作为交换生赴香港城市大学学习半年,现工作于北京市奥组委。<BR>采访当晚,刘宏宇刚刚从毕业欢庆会上出来,同来的还有从香港来求学的师兄林国豪。他们都是影视传播方向硕士毕业。<BR>近年来,随着内地与香港在教育方面的合作与交流不断发展,许多内地青年十分愿意到香港高校求学,越来越多的香港学生也十分希望到内地院校就读。清华新闻传播学院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P>

  <P>实习与工作:<BR>刘宏宇:我最先非常想去迪斯尼,但实习之后发现,自身的想法与迪斯尼在中国发展的现实是有差距的,所以后来主动放弃了。<BR>我从香港学习半年回来,错过了《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招考机会,但我并不着急,因为我不相信自己找不到好工作。自身的心态要好,要有自信。<BR>后来遇到北京市奥组委的招生机会,我想这样的好机会是有生之年难以再遇到的,哪怕2008年之后我就失业了,我也要去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服务,这是非常光荣的事业。还记得我来清华后听的第一场讲座,就是香港城市大学校长所讲的《从利马窦到北京申奥》,你得感叹机缘之巧合!<BR>研究生真的没必要担心工作,一个阶段作一个阶段的事情。我曾经一心想当记者,现在回过头去看以前的某些想法、某些状态,可能会幼稚懵懂和不知天高地厚的疏狂,但是我不遗憾,因为这样的阶段必然会有。找工作的过程是很痛苦的,我们都去挤过“骡马大会"式的人才招聘会,但最后肯定有结果。</P>

  <P>在与2003级研究生交流经验的时候,微笑的宏宇给人的感觉是轻松而自信,她凭着自身坚实的基本功与专业素养,闯过一次次笔试和面试,终于在起步晚于同届毕业生的不利条件下成功被北京市奥组委录取。<BR>宏宇的发言给了迷茫中的在读研究生们很多信心和勇气,也深得已经工作两年的好友的赞赏,他说:“因为你们还在过程当中,所以会有迷茫和痛苦。但是等尘埃落定之后,你会和一份好工作不期而遇。你在寻找好工作,好工作也在寻找你啊。”</P>

  <P>寄语师弟师妹<BR>刘宏宇:学科的建设需要时间,需要积淀。清华的文科复兴也是如此。新闻传播讲究实用,不免浮躁,这就更需要有人文、社科的积淀。<BR>我觉得高校教育的内涵,不在技能,而是思维的方式。建议多多关注文史哲、社会学等学科的发展,不管是做研究,还是以后求职工作,都是很有帮助的。我们不能局限于新闻传播专业。</P>

  <P>清华研究生这三年<BR>刘宏宇:还记得纪念“一二.九"运动的时候,我们二三十人在十食堂对面的小树林里排练舞蹈,那是个韩国民间游戏性的舞蹈,大家用后背作成一字型的城墙,我要从“城墙”也就是大家的背上一一踩过去,所以那段时间我非常认真地减肥,以减轻大家的负担(宏宇身材娇小,娃娃脸很可爱)。<BR>林国豪:那时候是大冬天,但是我们忘我地排练。很多路人都被我们吸引来了。<BR>刘宏宇:还有我们在近春园举行的新年晚会,全院老师都到齐了,大家一起用蜡烛和气球布置场地。老师唱歌,学生上台去献花。还有一个节目,让我们猜老师们小时候的照片。后来和老师一起踩气球,可热闹了。<BR>林国豪:这里的研究生生活比香港好。在那里读大学,老师一般上完课就走了,学生没法与老师这么近距离的接触。</P>

  <P>月色如洗,微风拂面。<BR>这一夜的清青餐厅,同门师兄师姐们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可热闹了,我根本不用采访,惟有跟着浮想联翩心花怒放。水木湛清华,他们曾笑看风云指点江山,他们曾登高呼远风轻云淡,他们也曾孤灯下连夜奋战。三年就这样过去了,在婉兮清扬的水木,在灵韵曼妙琴声悠悠的蒙楼,在墨香弥漫的图书馆,在激情飞扬的东操……他们记忆深处的研究生生活,永远那么鲜活灵动。

标签: 高考寄语简短唯美句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