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为了你----连载甜文小说

解梦360 14 0

  第一章:回家

  人间四月天,清明时节至。夏默已经有五年不曾回家过一个正规的清明节了。这次爸妈强烈要求她回去一趟。大巴车不紧不慢地向前行驶着,夏默望着窗外,春光明媚,花红柳绿。五年了,她很少像这样认真地欣赏某种景致。花开无人陪,花谢无人伴。所以,不去欣赏就不会触景生情。

  大学毕业后,她在一所乡村小学教书,虽然辛苦,但和孩子们在一起,她每天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此刻,她只想快点回去。心里这样想着,可还是需等待一个小时。她决定靠着椅背眯一会。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熟悉的旋律突然想起,惊醒了迷迷糊糊的夏默。原来是后排陌生人的手机响了,夏默也没往后瞧,只觉得心里莫名地想起了什么,但又不愿意去多想。于是,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快要下车了。还有一条信息,是老爸。“默默,到了吗?我在车站等着你!”

  看到这简短的信息,夏默会心一笑。

  不久,售票阿姨提醒大家要到终点站了,准备收拾东西下车。夏默拿起箱子,背上双肩包,跟随人群往门口走。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人群涌动。夏默走下车,一眼就看到了爸爸。她笑着说:“爸,我回来了!”老爸看着女儿回来了,也是满脸笑容。“回来好!你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呢!”。

  夏爸爸用电动车载着女儿,十分钟左右就回了家。妈妈看着女儿回来了,也是高兴得不得了,赶忙迎接,还不忘拿行李。

  “终于回来了,我的饭菜都已经做好了,洗了手一会来吃!”

  “谢谢妈妈,回来真好,嘿嘿……”夏默撒娇。

  一家人围在桌前吃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爸爸夹肉,妈妈夹青菜,一会功夫,夏默碗里的菜堆积如山。两老口里还不忘说句“多吃点”。夏默无奈,只好接受他们的好意,拼命往肚里塞。她边吃边说:“爸妈,我只有三天假。”

  “好,趁你有假,明天去给爷爷奶奶上坟。”妈妈说着,又往她碗里加菜。一顿饭下来,夏默觉得肚子快撑破了。

  这天晚上,夏默在家里睡得特别安稳。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和爸爸准备上坟的东西。吃过早饭,爸爸带着夏默来到爷爷奶奶的坟前,夏爸爸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口里说道:“爸妈,我带夏默来看你们了,希望你们保佑她平平安安,一生幸福,也希望你们保佑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早点回来。”

  提起哥哥夏箫,夏默看到爸爸的脸色变得忧伤起来。十年了,他到底还在不在这个世上,夏默不敢去深想。只希望哥哥早点回来。在夏默若有所思之时,爸爸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祭祀扫墓的事情很快就结束了。

  晚上八点,夏默被妈妈催促着早点洗了休息,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早睡过。于是在房间里乱翻东西。书柜里存放着高中毕业时的一堆书,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她想找本书看看,随手一翻,掉出来一本同学录。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这个。五年了,该忘记的人和事都快记不起来了。夏默一页一页端详着。杨恒、周伟、陈舒瑶……看到李娟的那一页,她才发现,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小妖精现在怎么样了。再往后翻了几页,她的手停住了,定在了一张字迹潦草的纸上。姓名那里飘逸地写着三个字“骆天一”,这么简单的名字,他也能写得这么丑。她继续往下看着,“最喜欢的一句话”那里写着“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夏默的心有种被刺痛的感觉。后面的寄语写的什么,她着实有些看不清楚。她收起了同学录,不想再继续往后看了。最初找书看的兴致也全没有了。这天晚上,她失眠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慢慢爬了出来……

  第二章:分班

  高三的下学期,开学第一天,两个重点班的同学竟然接到分班的消息。顿时,班上的同学炸了锅。

  “都什么时候了,还分班,脑子有坑吧?”

  “就是,分什么班,没有合理的解释坚决不分班。”

  “我们都抗议去!”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都是反对的呼声。终于等到班主任李老师出现了。李老师很淡定地走到讲台那里,然后把书轻轻放下。同学们自觉地安静下来了,似乎都在等老师开口说点什么。

  “同学们,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我们和隔壁班有几科成绩相差十分左右,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你们上学期,是怎么在学习,扪心自问一下,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夜郎自大。为什么要分班,最终还是为了你们的高考。只有学习别人是怎么有效学习的,才能突破自己学习的不足,争取最后几个月有进步。在此,我很抱歉,没有带好大家,导致这样的问题出现,希望分班能让你们有更大的进步!”说完,李老师给大家深深鞠了个躬。

  教室陷入了一片沉默,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大伙,都低头思考着什么。也许真如老师所说的,我们真的还不够努力,真的太自我感觉良好了。成绩关系到大家的高考,平时,关起门来,只和自己班上的同学比比,还觉得差强人意,真正拿出去,第一名的同学,在邻班也只能排第三了,这就是差距。夏默望了望大家,此刻,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忧虑和烦躁。看来,这班是分定了。

  学校办事的效率快得大家无法想象,下了课,李老师就让同学们去宣传栏那里看自己分在了哪个班。平时人烟稀少的宣传栏那里,这会挤满了人。夏默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名字,索性去上厕所了。再回来时,李娟兴奋地拉着她,说她俩还是在(15)班。夏默这才松了一口气,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等到再上课,班上的同学,如风云般变换。一半的本班同学去了隔壁(16)班,一半隔壁的同学进了(15)班。半个小时后,班上又陷入一片沉静。李老师忙完了分班事宜,走到讲台旁,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不管是原班的还是隔壁班的同学,坐在15班就是一个集体,就像一家人,希望大家能和谐相处,共同进步!下面,请每个同学都上台自我介绍一下,互相熟悉,以后多互相帮助。从第一组开始吧!”

  原班的杨恒第一个上台,这是一个瓜子脸,小眼睛的男生,他微笑着说:“大家好,我叫杨恒,杨树的杨,恒心的恒。”说完就匆匆回了座位。接下来一个接一个的同学一会上台一会下台。其实夏默除了原班的学生,其他的都没记住名字。她正在思考该怎么介绍自己的时候,同桌李娟推了推她,小声说:“快看!快看!骆天一上台了!”夏默向讲台望去,一个白晰干净,五官美得逆天的阳光男孩走上讲台,轻松地笑起来,眼眸闪着迷人的亮光,他说了一句话:“我是骆天一,请多关照。”走下台的时候,夏默看见他步伐轻盈,头发柔顺地随着步伐摆动。

  旁边的李娟把她的胳膊拽得紧紧的,一脸花痴样,口水都恨不得流出来了。夏默拍了一下她的手,示意让她松开。她才反应过来,偷偷跟夏默说:“你知道吗?他长得真好看,而且很会唱歌。成绩也不差,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人啊?”

  夏默不屑地看了一眼她,说:“花痴!”听了她的话,李娟竟然还得意地笑起来了。夏默无语,又陷入忐忑中,因为马上轮到她们这一组了。她在第四组的第三排,第一排的人已经上去了,她有些慌张,在心里默念着“不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上去了。

  站在讲台上,她不敢看任何人,眼睛其实不知道在看哪里,脸似乎有点烫,她没有笑,淡淡地说道:“我叫夏默,如我的名字,我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请多指教!”夏默觉得自己的脸快燃烧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回了座位。李娟比她强多了,她很淡定地走上去,还笑得跟中了奖似的,她的眼睛盯着哪里,夏默不看都知道。李娟说了很多,喜欢吃什么,看什么玩什么,她能想到的都说了,夏默全没认真听,只听到她最后说了一句”希望大家喜欢这样的我”。然后乐呵呵地走下来。夏默白了她一眼。

  “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有你这号人物是吧?”

  “你这个木讷脑袋是不会明白的!”

  说完她笑得更开心了。之后的同学说了什么夏默也懒得理会,因为已经下课了,教室躁动起来,她想听也听不进去了。李老师等所有同学介绍完了才说了一句“下课休息”就走了。

  浑浑噩噩的一天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刚开学,又遭遇分班,大家都有点不在状态。晚自习到八点半,班主任也没有强行让大家多留一个小时。夏默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旁边的李娟似乎还不想走。

  “你不回去吗?我可要走了。”

  “我一会和杨琳一起走,顺便打听一下关于骆天一的事情,杨琳和骆天一是一个地方的哦!”

  “我真是佩服你八卦的能力!”说完,夏默扭头就走了。

  她们的教室离宿舍至少有十分钟的路程。出了教室,早春的夜晚,依然寒气逼人,夏默打了一个寒颤,不禁把脑袋缩了缩,希望寒气不会灌进衣服里。

  “夏默!”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夏默扭头向后看去。是他!骆天一!

  骆天一追上她,和她并肩走着,笑着说:“你好,我是骆天一,和你一个班了!你的名字真好听!是取自‘夏虫也为我沉默’吗?”

  夏默没有看他,淡淡的说:“一个普通的名字而已,别说得那么诗意!”

  “你班有很多同学我都认识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你们班也有很多同学我认识,我怎么也没见过你啊?”

  骆天一发自内心地笑了。

  “有意思!”

  夏默没再理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她加快了脚步,一来有点冷,二来此时此刻的气氛她觉得很尴尬。但骆天一一直跟着她走,直到夏默要走进女生宿舍。骆天一站在一楼门口突然说道:“夏默,很高兴认识你,再见!”夏默什么也没说就上楼了。心里却在想这人是不是哪跟精搭错了,莫名其妙!

  骆天一看着夏默上去之后,才笑着转身离开,口里念着: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

  第三章:座位

  自从分班后,每天六点半起床,晚上九点半才能回宿舍,重复又机械的学习就这样匆匆过了一个月。窗外阴沉的天气,犹如此刻夏默的心情。班主任今天说要按照第一次月考的成绩自由选择座位。言外之意就是考第一名的同学优先第一个选座位,想坐在哪里都可以。大家恐惧的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班级的排名是多少。班主任走进教室,手里拿着一张纸,大伙的心都提得紧紧的。李老师让大家去外面排队,男女生各站一队。过了一会,他开始在门口念名字了:“周伟、刘一飞、王倩、陈舒瑶进去选座位。”没多久,班主任又念了四个人进去,还没有夏默的名字,她有点失落,也有点担心,心不在焉地想着一些有的无的。

  “夏默、骆天一、杨恒、叶新去选座位。”听到李老师的声音,夏默才反应过来,往教室里走。她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不想换到其他地方了。当她安心坐下时,骆天一过来了,说:“麻烦让我进去吧!”夏默愣住了,僵硬地起身让他进去。什么情况?她竟然和骆天一成了同桌!骆天一得意地看着她,说:“这个位置真不错,以后请多关照哦!”

  “我和李娟换一下,她做梦都想和你坐一起!”

  “别!我做梦都想和你坐一起!”

  夏默又一次愣住了。看着那人得意的笑容,她暗暗在心里骂着“真够无聊的!”

  当李娟进教室看见夏默挨着骆天一坐着,那个羡慕嫉妒恨啊!骆天一坐了她的位子,她没得选,只好往后面坐。李娟找到位子坐下后,心里在盘算着怎么让夏默打探骆天一的喜好。夏默扭头往后看看她,她挥手并且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夏默知道这笑容背后肯定藏着什么阴谋。懒得搭理她,又回头往左边看了看,瞬间头疼起来,往后没个好日子过了!

  此时,班里的同学都已经坐定,李老师进教室之后又指定了班干部,夏默成了第四组的组长,负责收发本子。而他旁边的骆天一毛遂自荐,要求当文体委员。惹来教室呼声一片。李老师自然是同意了。夏默没有夸张尖叫,也没有鼓掌欢迎。因为她在想为什么李老师要她当组长,她一点都不想收什么本子。可她向来比较沉默,不情愿也不会明说,只在心里暗暗叫苦。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下课了,李娟就拉着她名义上说是一起去厕所,实则暗度陈仓。

  “默默,你帮我探一探骆天一的口风,看他有什么喜好?成了,我就再不缠着你闹!”

  “你求人还这么拽!”

  “嘿嘿!没办法,谁让你旁边的那位太合我意了呢!”

  夏默一脸嫌弃地看看她,说:“我尽力,你可不准再来烦我啊!”

  李娟满意地点点头,笑得更肆无忌惮了。

  第四章:飞行棋

  再回到教室,夏默发现自己的位子挤满了男男女女,有说有笑的,都在和骆天一聊天。夏默头都大了,她才离开多长时间,这些家伙们就按耐不住要找骆天一。这个人也真是的,这么受欢迎,还偏偏坐里面靠墙,让别人一来,很自然就坐她的位子。

  夏默走近人群,无奈地说:“麻烦让一下!”几个同学看了一眼她,迅速起身散开走了。夏默坐在位子上发呆。骆天一的声音响起:“喂,你真厉害,一来就把这些无聊的家伙赶走了!”

  “你也很无聊!”

  “对啊,要不你和我聊聊天?”

  “懒得理你!”

  夏默拿出作文本,开始写作业。只觉得旁边有一双眼睛时不时在瞅她,她也懒得侧身看。一会功夫,一篇干净清晰的作文就写好了。夏默满意地合上本子,放在桌上。

  “你的作文本呢?一会我要收的!”夏默侧身问了一句。

  “你终于想起我来啦!早写好了!”骆天一说完从抽屉里拿出本子给她。

  夏默接过本子,想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写过?她有点不相信,打开本子一看,懵了!这是骆天一的字吗?龙飞凤舞,潦草至极。

  “你……确定长的是手,不是鸡爪?”

  骆天一被她问得愣住了,而后又笑起来,把手伸到她面前晃了晃。

  “你见过有鸡爪长得这么好看的吗?”

  “还不如鸡爪呢!”

  骆天一懂她的意思,然而他并不生气,反而更加高兴。笑着说:“要不你教我怎么用手写字?”

  “无聊!”

  她合上本子,把他的本子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我真的挺无聊的,我们来玩飞行棋?怎么样?”骆天一说完,还真的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

  夏默没搭理他,准备做数学练习。

  骆天一继续道:“这会有时间,就玩一局,一局之后我就不打扰你了!我真的很无聊!”说完,他还做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夏默简直要抓狂了,这人怎么这么幼稚!夏默本来一点都不想玩,她突然想起李娟的话了。

  “我可以跟你玩一局,不过,完了之后,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不然就不玩。”

  “没问题,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骆天一内心开心地飞起!

  他轻松地打开盒子,铺开棋盘,这棋盘其实是一张很薄很薄的塑料纸,上面画着飞行棋的飞行路线和游戏规则。他给一颗棋子夏默,自己也拿了一个。然后把骰子递给夏默,示意她先来。

  夏默接过骰子,很随意地丢了一下,出现五点,她将自己的棋子行走至第五格。第五格正好是捷径,可以继续沿着箭头所指方向再前进五格。夏默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笑容。骆天一看着她,笑了笑,拿起骰子一掷,一点!他笑得更加灿烂了。

  “看来今日棋逢对手了!”

  夏默没有回应他,接着投掷。几个回合下来,夏默只差一点就可以到达终点。骆天一还差六点。此刻轮到骆天一投掷,他故意握起骰子,对着手心吹一口气,然后松手,骰子滚落在棋盘上。六点!骆天一却没有再笑了,很淡定地说了一句:“我赢了!你想问什么?”

  可能是因为骆天一赢了,夏默有点失落,但也无所谓啦,反正他答应回答问题了!她该怎么开口问呢?她有点不好意思,脸似乎有点烫。

  “那个……你……喜欢飞行棋?”她最终还是没有直接问“你喜欢什么?有哪些爱好?”她的脸更红了!这个李娟真是要把她坑惨了。

  “偶尔玩一下,我只和我认同的对手玩。”

  认同的对手?幼稚!夏默心里想着,但没明说,只说了一句:“我问完了,要写作业了!”

  骆天一还想着她能多问几个问题的,结果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就问完了。他之前答应了不再打扰她,只好也自觉地拿出作业,没再多说什么。

  紧张的学习让所有人趴在厚厚的书堆里埋头苦学,直到今天下了晚自习,所有人才感觉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夏默还没收好东西,李娟就来催她离开,夏默想着准没什么好事。果然,出了教室,李娟就开始念叨了:“快给我说说呗,今天有何收获?”

  “字丑,人幼稚,喜欢飞行棋。”

  “啊?”李娟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不信你可以亲自去检验!”

  “就没探出点别的吗?比如喜欢听什么歌?喜欢什么运动?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自己去问!”

  夏默真是无法理解,她说这些话竟然脸不红心不跳。

  “这你就不懂了,我越是喜欢,就越是不敢靠近,害怕一靠近,这种美好的感觉就破灭了!”

  “所以,打探消息的事还是交给你啦,谁让你挨着人家坐呢!拜托了!我的好姐妹!”

  “要不我和你换一换,你挨着人家坐,什么问题都能问出来了。”

  “别,我喜欢距离产生美!哈哈……”

  夏默沉默,不想再理她了。

  第五章:神秘人物

  第二天一大早,夏默刚坐到座位上,准备开始背书。骆天一突然对她说:“谢谢你!”

  “谢我什么?”

  骆天一拿出一本字帖,说:“你想让我练字就直说嘛,我自己买就是了,干嘛还帮我把字帖都买好了。”

  “不是我买的!谢错人了!”

  夏默很果断地回了一句就开始读书,她心里可能有答案了,但也不完全确定。

  骆天一还在纳闷,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字写得丑,这范围也太大了,不是夏默会是谁呢?

  俩人一个早上其实都有点心不在焉。终于下了早自习。夏默直接走到后面,拽着李娟往教室外走。

  “你买字帖给骆天一了?”

  “没有啊!我倒是想买飞行棋给他,哈哈……”

  “无聊!”

  夏默茫然了,李娟不会撒谎,字帖会是谁送的呢?又一个迷恋骆天一的人出现了。夏默心里叫苦,风平浪静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她期盼这个月的月考快点来临,考了换座位,与那个家伙分开坐,落得耳根清净。

  送字帖在夏默的眼里勉强还能接受。然而,情书和小纸条之类的简直让夏默不敢直视。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悄悄放情书和小纸条在骆天一的桌子里。这些迷恋者似乎比追星粉丝还要疯狂,得不到回应也依然锲而不舍。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的骆天一同学从来没有打开过一封情书,看到就撕了,还笑着对夏默说:“有人比我还无聊!”

  夏默感叹,这些人可怜一片痴心,人家压根不领情。

  她看骆天一撕得多了,就问他:“你为什么不打开看看!”

  “你写的我就打开!”

  夏默一愣,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对不起,我没那么无聊!”

  骆天一笑而不语。这笑里藏着一丝失望和落寞,其实他也没对她抱有期待!

  第六章:班会

  这学期的课基本上是:上午老师们把想讲的内容全部讲完,下午用一堆练习或者试卷来巩固。比起听课,夏默更喜欢做题,尤其是做对了一道数学题,她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正当她做得来劲时,班主任李老师走进教室说:“今天星期三,有一节班会,以后的班会,由班长组织,我已经和班长说过了。下节课你们就听他的安排。一会下课了自行休息。”说完,班主任就走了。

  刚才还鸦雀无声的教室,此时此刻,嘈杂的声音想起。夏默也在心里想着,周伟会怎么安排这个班会呢?他那个人,成绩第一,想鬼主意也是第一,不然,李老师怎么那么喜欢他呢?以后的班会课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了。估摸着其他人也在讨论着这个。她旁边这位反倒比较淡定,低头写着作业,好像班会与他无关。夏默暗暗感叹,他还没领教到这位班长的厉害!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班会课说来就来了。周伟走上讲台开始讲话:“同学们安静下来,平日的学习生活太他妈苦逼了,今日我们就放飞一下,给平淡的生活加点调料。我准备了两个游戏,一个是削苹果皮比赛,一个是真心话大冒险……”

  夏默听到这两个游戏,就觉得周伟够狠的。第一个游戏,随机抽名字上去削苹果,苹果皮短的一方要表演才艺,她什么才艺都没有。第二个游戏,也是随机抽名字,抽到谁,谁就要回答一个问题,而且要真实的答案。夏默头疼!这调料够呛人的!

  周伟还在说:“我这里有两个盒子,一个装着大家的名字,一个装着很多问题。先来玩第一个游戏,削苹果比赛。”说完,他把手伸进盒子里抓了两个小纸条出来,念道:“许子杰、李娟。请你们上来吧!”

  他们俩似乎很开心,跑上讲台,一人拿一个苹果和小刀。周伟说了一句开始,他们快速地削起来。其他同学看着他们,既揪心也极想知道最后谁会赢。夏默目不转睛地盯着李娟,手心都出冷汗了,正在她焦急等待时,李娟的苹果皮突然断了。夏默愣住了!李娟也是先一愣,然后看了一下大家,不好意思地笑了,她放下刀和苹果皮,竟然吃起苹果来。边吃还边瞅着旁边的许子杰,似乎想看这哥们能坚持多久。

  台下很多人也在笑,可夏默一点都不觉得好笑。用手抚着额头,闭着眼睛不敢再看,仿佛自己也跟着一起丢人了。她再睁开眼时,许子杰的苹果皮也断了。周伟拿起他们的苹果皮比了一下,出乎意料的是,李娟虽然断得早,但皮却比许子杰的长。李娟一脸看热闹的表情,笑着说:“哥们,看你的啦!”

  许子杰有点不好意思了,思量了一会,笑着说:“我给大家唱一首《萍聚》吧。”

  台下众人激动地拍手欢迎。掌声结束,许子杰的歌声响起:“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

  许子杰唱了一段就停下来了,他没有了之前的拘束。这歌太他妈煽情了,台下的大家静静地听着,若有所思间,他突然停止了唱歌,都有点没反应过来,接着,教室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台上的两人一前一后下来了,周伟说:“感谢刚才两位同学的精彩表演,我们接下来玩第二个游戏,我抽名字,念到名字的人上来抽题目。”说完,他伸手拿了一个纸条出来。念道:“杨琳!”

  夏默揪着的心松了一口气。只见杨琳很淡定地上去抽了一个纸条给周伟。周伟说:“请问班上有没有你喜欢的人?”

  台下一片唏嘘!

  “有,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杨琳说完就下去了,台下众人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互相观望,互相猜测,没有结果!

  周伟笑了笑,继续抽名字,念到:“夏默!”

  夏默的心咯噔了一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站起身,往前走去。骆天一看着她走上台,心情复杂。夏默拿出纸条给周伟,周伟微笑着说:“请问你最喜欢听什么歌?”

  夏默刚才忐忑得快心跳停止了,听到这个问题,才感觉自己还活着。说了一句:“周传雄的《寂寞沙洲冷》。”说完,她脸红心跳,赶紧快步走了下去。

  “原来你喜欢这首歌啊?”骆天一笑着对她说。

  内心还未平静,夏默没有理他。

  台上的周伟继续抽纸条,又抽了好几个人,问题一个比一个火辣。什么“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你的初吻还在吗?”“班上你最喜欢哪个男生或者女生?”“你做过的最傻逼的事是什么?”……她感觉周伟的脑袋就是一个变态加精分的脑袋。夏默真庆幸自己抽的问题不那么难以启齿。周伟说最后再抽一个就不玩了。大家都死死地盯着他,等待着最后会抽到谁。只听见周伟说:“骆天一!”

  台下尖叫起来。

  骆天一笑着对夏默说:“该我上场啦!”

  夏默站起来让他过去,看这人轻松地往前走,她怀疑这人早就想上去了。她往后又看了一下李娟,这个花痴手放在嘴边,一脸期待。回过头来,骆天一已经把纸条给了周伟,周伟微笑着说:“请问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想做什么疯狂的事?”

  台下的男男女女又尖叫起来,个个一脸期待。

  骆天一听到这个问题,看着大家的反应,笑得灿烂无比。他咬了咬嘴唇,想了一会,说:“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唱歌,我就唱一首歌吧!”

  台下的大家又一脸惊讶,这算什么疯狂的事?不过,能听骆天一唱歌,大家还是很乐意的,因为早就听闻骆天一唱歌非常好听,他分到这个班还是第一次主动说要唱歌给大家听。于是,热烈的掌声响起。

  骆天一清了清嗓子,唱道:“自你走后心憔悴,白色油桐风中纷飞,落花似人有情,这个季节。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胡乱拨弄离人的眼泪……”

  歌声响起,众人望向夏默,似乎明白了疯狂的深意。夏默感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她低头用双手衬着头,不敢看任何人,脸如发烧一般烫。骆天一的声音唱起歌来,和平时说话有点不一样,更加温柔深情,果然名不虚传!夏默静静听着,依然不敢抬头。直到骆天一唱歌的声音停止。

  台下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甚至还有尖叫声。大家意犹未尽,起哄说再唱一首。骆天一笑着说:“再唱要收费了!”说完就走了下去,夏默很自觉地站起来让他进去。骆天一没有听周伟说什么,也没在意旁人在嘀咕什么,很直接地问夏默:“怎么样?好听吗?”

  “你为什么唱这首歌?”夏默不解。

  “你不是喜欢听吗?”

  “我还喜欢打人呢!”

  “那我帮你去打!”

  夏默无语,内心咒骂不止。这下全班人都知道了夏默喜欢听《寂寞沙洲冷》,骆天一在班上唱《寂寞沙洲冷》。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周伟说了结束词之后就下课了。夏默恨不得第一个冲出教室,李娟跟在她身后也出了教室。

  看着夏默的反应,骆天一在位子上笑着摇摇头,拿出飞行棋打开,看着骰子发呆。心里冒出了一句话: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今天的行为似乎真的有点疯狂了!吓到她了?骆天一叹了一口气。周伟跑过来勒着他的脖子说:“哥们,藏得够深啊?老实交代,从什么时候开始惦记着我们夏默的?”

  骆天一笑着说:“谁惦记啦,我这是秀我的专长。再说,我还没说你呢?满脑子窥探别人隐私的恶趣味真够低俗的,整那么多恶心的问题干嘛呢?”

  “我不整这出,能把你炸出来吗?”周伟大笑。

  骆天一白了他一眼,说:“你别在夏默面前添油加醋啊!”

  “那可说不准。哎!最近中午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

  “刘师傅饭馆,一个星期!”

  “成交!”

  周伟满意地拉着他往刘师傅的饭馆走去。

  学校食堂里,夏默和李娟正在吃饭,李娟终于开口了:“什么情况,骆天一喜欢你?”

  “你哪只眼睛看出了喜欢?”

  “那他唱你喜欢的歌是几个意思?”

  “鬼知道他想整哪一出。”

  “他那么优秀,你喜欢他吗?”

  “优秀的人多着呢!你看我像喜欢他的样子吗?”

  “你若喜欢,也没什么,很多人都喜欢他,比如胖子佩佩、我、王倩……”她数了班上一堆女生的名字,甚至连隔壁班的女生也数了几个出来。

  “我没你们那么无聊!”

  夏默把餐盘放到回收处,准备去学校超市买几根替换的笔芯。

  第七章:生病

  学校的超市比较小,一边卖零食,另一边卖文具,若需要生活用品,就得去外面的超市购买。所以来这里买东西的学生并不多。夏默认真挑选着笔芯,一会试试蓝色的,一会试试黑色的,比较来比较去,最后蓝色黑色各拿了五根。

  她们回到教室,没有觉察出有什么异样,夏默心里才平静了一点,高三的生活是压抑的,大家也就当时起哄,过后又回到紧张的学习中。夏默坐下,瞥了一眼旁边的人,他在认真地写着什么,没有回头看她。夏默把笔芯收起来,拿出语文资料书准备写。突然,骆天一把一张纸放到她眼前。

  “你看写得怎么样?”

  夏默瞅了一眼,纸上写着一句话“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看得出写的人很用心,比之前的字要稍微清晰明朗了一些,但夏默觉得还是很丑。

  “丑!”

  “要不你写一个,比比谁写的好看!”

  “没你那么无聊!”

  “就知道你不敢写!”

  夏默愤愤地夺过纸,用蓝色签字笔在他写的那句话的下面写起来,写完塞给他,就开始看语文资料。

  骆天一端详了好一会,凑到她旁边笑着说:“我输了,你写得真好看!”夏默没有理他,继续看资料。

  下了晚自习,骆天一回到宿舍,趴在床上,拿出下午写字的纸,盯着夏默的字迹,口里小声地念着:“夏虫也为我沉默。夏默、夏默、默默……真好听!”骆天一越看越喜欢,兴奋不已。在床上翻滚了几下,又盯着那张纸看。

  下铺的周伟不耐烦地说:“骆天一,床要被你滚塌了。”

  “我乐意!”

  “你塌下来我就遭罪了!你悠着点!”

  “懒得理你!”

  骆天一看着那张纸,不知道看了多久,带着笑意睡着了。

  初春的天气阴晴不定,再加上高三的睡眠时间难以保障,身体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很容易生病。夏默睡在陈舒瑶的上面,陈舒瑶生病了,夏默离她最近,很不幸地被传染了。

  来到教室后,她的头就开始昏昏沉沉,鼻子不通,喷嚏时不时地冒出。什么书都看不进去,只想睡觉。

  骆天一关心地问到:“你感冒了?买药了吗?”

  “一会买。”

  “下了早自习我去帮你买。”

  “不用!”

  “别逞强了,看你这样没精打采的,哪能走那么远。”

  夏默浑身难受,也没再说什么。

  终于挨到了下自习,骆天一迅速出了学校往药店奔去。然后又匆匆赶回来。

  夏默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睡着了。骆天一没有打扰她,径直走到李娟身边说:“你去看看夏默是不是发烧了?”

  李娟一愣,虽然这是骆天一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说话,她应该高兴才对,可听到夏默发烧,她的高兴全无,快速走到前面,摸了摸夏默的头,果然很烫。这个傻瓜怎么不早说呢?

  “我去跟班主任请假,你把她喊醒扶她去学校旁边的门诊打针。”骆天一把药递给李娟,果断地说道。

  李娟点点头,她无意间看到骆天一的额头竟然渗出了汗珠。

  李娟轻轻拍醒了夏默,说:“默默,你发烧了,我带你去打针,骆天一给你请假去了。”

  夏默站起来,感觉浑身酸痛,头有千斤重。李娟扶着她慢慢走出学校到最近的门诊输液。她躺在床上又睡着了,李娟坐在她旁边一直守着。中午,骆天一提着盒饭来了,还有一碗粥。

  “怎么样了?”

  “退烧了!药水也快完了!”李娟站起身说道。

  “你去吃吧,我来看着!”

  李娟点头去吃饭了。骆天一静静地看着憔悴的夏默,万般心疼却无法与她诉说。

  夏默微微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眼前的人盯着自己看。

  “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骆天一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笑了。

  “有力气开玩笑,看来是好些了!坐起来喝点稀饭吧!”

  骆天一起身把稀饭端过来。看着她一只手还不能动,弱弱地问:“是我喂你,还是……”

  李娟觉得场面尴尬,赶紧过来,说:“我来吧!”顺手拿过来,开始一口一口喂夏默。

  “你们打完针直接回宿舍休息吧,我已经跟李老师说好了。等你们吃完了,我再回学校。”

  夏默听着眼前这个男孩的话,觉得今天的他特别正经,也特别温柔。

  待一切完了之后,他们离开门诊,朝不同的方向走去。骆天一的心跟着夏默飞走了,可他还是要装作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中午回到宿舍后,夏默吃了药,什么也不顾了,直接躺到床上准备再睡一下午。

  李娟在下面收拾自己的东西。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默默,我觉得骆天一可能真的喜欢你。他今天帮你买药跑得都流汗了。中午还给我们送饭来。我从来没听说过骆天一对哪个女生会做到这种地步。”

  “那又如何?”

  “你得有所回应吧?”

  “我能怎么回应?我也去喜欢他?我没想过,也不敢想。”

  “哎!我懂你的意思!”

  “别说了,我想睡了!”

  李娟便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也爬到床上眯一会。

  晚上,骆天一躺在床上,又拿出那张纸发呆。也不知道她好些了吗?自己是不是做得太明显了?是不是自作多情了?……心有千千结,不知如何解。满脑子都是夏默,他简直要疯掉了。在床上抓狂!翻滚!

  “骆天一,别抽疯了,我有生命危险!”周伟大叫。

  骆天一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标签: 高考寄语简短唯美句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