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高考分数疑似“被缩水” 因降分拿不到补助(转载)

解梦360 19 0

大庆女孩高考分数疑云

    ■三个高考成绩 奇哉!

   ■录取通知书 假的!

   ■神秘助学者 失踪!

    本报记者调查

    2009年12月2日上午,20岁的大庆女孩徐玉凤跟随《大庆晚报》记者徐畅,走进大庆市公安局铁人分局。在3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向警察讲述了自己离奇遭遇。

    徐玉凤是大庆市龙凤区向阳村马家窑人。她说,2009年6月26日,她第一次在网上查询到自己的高考成绩是587分。这个分数符合民政局发放补助款的条件。8月28日,民政局的同志告诉前来取钱的徐玉凤妈妈,没有她家的补助款,因为孩子只打478分。几天后的网上查询让徐玉凤目瞪口呆,她的成绩只有421分!

    12月2日,在徐玉凤从公安机关出来后,本报记者与徐玉凤进行了电话连线。发生在徐玉凤身上的怪事接二连三。8月15日她竟接到一份假的黑龙江大学录取通知书。经本报记者核对,假录取通知书伪造非常低劣:上面的校训“厚德博学,强吾兴邦”,实为黑龙江科技学院的校训(黑龙江大学的校训为“博学慎思、参天尽物”);校长签名为穆大海,网上检索显示,穆大海是黑龙江大学附属中学的校长。

    徐玉凤还有一沓盖有“黑龙江大学”公章的入学交费收据,经黑龙江大学招生办核实也是假的。这些假收据的来源,又牵扯到一位自称罗亚军(音)的“好心人”。罗亚军自称是“哈大公路的副处长”,在徐玉凤上高中期间,罗亚军共资助给徐玉凤2000多元钱。罗亚军声称有个儿子叫罗士彬(音),和徐玉凤同一年考大学,在哈尔滨第三中学上学。罗士彬常给徐玉凤邮寄复习试卷。

    8月28日,是徐玉凤报到的日子,罗亚军给徐玉凤打电话,说已经将她上学所需1万多元的费用交完了,并通过朋友给徐玉凤送来交费收据。

    大庆六中的副校长表示,今年高考中,六中文科最高分才499分。徐玉凤的班主任则表示,徐玉凤不会达到587分,421分比较接近徐玉凤的真实水平。

    目前,徐玉凤和家人正在苦苦寻求答案。

    □ 记者 刘梦新 李波

    考分连连“缩水”

    徐玉凤是龙凤区向阳村马家窑人,去年高考,她考上了大学,但由于没有凑齐学费,徐玉凤眼睁睁看着通知书变成了一张废纸。

    不甘心断了求学路的徐玉凤,回到大庆六中复读。今年高考过后,徐玉凤估了570多分,本来她想报上海外国语学院,但经过深思熟虑她决定报一个离家近的大学。

    原来,徐玉凤才1岁时,父亲就撇开这个家离开了。母亲张淑华身患残疾,徐玉凤还有一个80多岁的姥爷,患有脑血栓失去了自理能力。基于家里贫困的情况,徐玉凤一表填报了黑龙江大学英语系。

    6月26日,徐玉凤在网上查询高考成绩。看到“587分”出现在网页上。徐玉凤乐坏了,因为这个分数对于她报考的学校来说,万无一失。

    与此同时,几个关心徐玉凤的同学也为徐玉凤查询了成绩,他们在网上看到徐玉凤587分的好成绩之后,都纷纷祝福她。然而,8月28日,就在张淑华来到龙凤区民政局取这笔钱时,却犹如遭到当头一棒。

    “民政局的人说没有我家的补助款,说我家孩子没打587分,而是478分,他们怀疑我家孩子造假了。”张淑华回忆起当时情景,仍感尴尬。

    带着疑惑和不安,张淑华回到了家,徐玉凤听后一下子就蒙了。她立即跑到有电脑的邻居家查询成绩。令人奇怪的是,她在黑龙江招生考试信息网上输入自己的考号,却怎么都打不开。徐玉凤急得直掉眼泪,可怎么都查不到成绩。

    到了9月3日,徐玉凤终于查到了成绩,可网页上出现的不是478分,而是421分,这让徐玉凤目瞪口呆,这个成绩与587分整整差了166分!据徐玉凤说,当时的网页上只有一个总分421分,而各科成绩却在网页上不显示,这种现象非常奇怪。

    蹊跷事接踵而至

    接下来的日子,无论徐玉凤怎么查询,分数就定格在421分。不甘心的徐玉凤不相信这个变故,认为一定是网络出了问题,而且她已经收到了黑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难道通知书还会有假吗?

    徐玉凤说,8月15日她从学校的老师手中取回了通知书。

    “本来通知书早就到了,但高三老师出去旅游了,所以我隔了好多天才拿到通知书,当时信封已经被打开了,但由于心里挺高兴的就没多想……”徐玉凤对记者说。

    9月8日,徐玉凤与母亲来到了黑龙江大学报到,但这次的遭遇几乎让母女俩绝望了。到了黑龙江大学,徐玉凤找到了黑龙江大学招生办,拿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校方经过核实告诉徐玉凤:“通知书是假的,你们是不是被骗了?”

    “怎么是假的,请您再仔细看看?”徐玉凤非常着急,随后拿出了一沓黑龙江大学入学交费收据,上面还盖有“黑龙江大学”的公章。然而,这一沓收据很快又被核实:收据也是假的。

    校方表示无能为力,他们所能证明的就是徐玉凤所出示的东西都是伪造的。随后,张淑华母女失望地回到了大庆。回来之后,徐玉凤立即与龙凤区残联取得联系,将1万元资助款以及手机还了回去。“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确定通知书是假的,因此我们就不能动用这笔资助款。”张淑华说。

    徐玉凤并没有入学,那么这些收据又是哪儿来的呢?如果交了费,收据怎么又是假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神秘人”失踪

    “那些收据是一个叫做罗亚军(音)的人给的,他一直都在资助我,是我家的‘恩人’。”徐玉凤说。

    这个罗亚军自称是“哈大公路的副处长”,在徐玉凤上高中期间,罗亚军共资助给徐玉凤2000多元钱。

    罗亚军有个儿子叫罗士彬(音),也是今年的高考生,在哈尔滨第三中学上学。因此,罗士彬常给徐玉凤邮寄复习试卷。

    8月28日,本应是徐玉凤报到的日子,但由于她没有凑齐所有的费用,徐玉凤决定筹好钱再上学。当天早上,罗亚军给徐玉凤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将她上学1万多元的费用交完了,而且他通过个人关系帮徐玉凤请了假,让她不要着急,等过一阵子再上学也不迟。

    接下来,罗亚军通过朋友给徐玉凤送来盖有黑龙江大学公章的请假条以及交费收据,交费的时间显示是8月27日。

    看到上大学的费用都交了,徐玉凤也就放下心来。但很快,她发现成绩变动了,于是她又将遭遇告诉了罗亚军,寻求帮助。罗亚军表示他能帮徐玉凤办这件事,让她不要着急。

    过了几天,罗亚军又托朋友娄海峰(音)送来了盖有“黑龙江省教育委员会招生办公室”公章的一个证明,这个证明上写着:“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龙凤镇向阳村学生徐玉凤,考号0601010500,为黑龙江大学招一表英语系学生,由于后期工作人员对网络编排出现失误,导致该生成绩及院校无法查实,此类事件为第4例,现该工作人员撤职查办……”

    9月8日,徐玉凤发现通知书和交费收据都是假的之后,立即联系罗亚军,可没想到罗亚军父子从此音讯全无。

    又现谜团

    得知了徐玉凤的遭遇,向阳村党支部书记张金领着徐玉凤到上级相关部门讨说法。从9月17日至今,二人共去省招生办4次,但进展却让徐玉凤很失望。

    “家庭这么困难,怎么还报三表呢?”在第二次去省招生办时,工作人员调出了徐玉凤的报考志愿档案。徐玉凤听后一头雾水。随后,徐玉凤从电脑中看到,报考志愿档案竟然出现了六个志愿,其中包括二表、三表志愿,甚至连大专都填报了。“事实上,我就报过一表院校,现在不但分数改了,而且志愿也变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徐玉凤心中充满了疑惑。

    对于徐玉凤的成绩,省招生办的答复是,确实是421分,徐玉凤拿的587分的成绩单,不予承认。徐玉凤要求查阅试卷原样,但被拒绝了。又回到家中,徐玉凤整日以泪洗面,她每天都躺在炕上不断地回想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变故,但她终究没有找到答案。

    省招生办相关领导基于徐玉凤的家庭情况,承诺可以帮助徐玉凤上大专或走三表,但倔强的徐玉凤坚信自己凭真才实学能够考上大学,不甘心上大专。后来,向阳村很多村民都劝徐玉凤去上学,可这时省招生办原来的承诺因为实现不了了,因为招生工作已经停止了。

    “我坚信自己考了587分,到底谁来帮助我解开谜底?我好想上大学,我不想让我这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徐玉凤哭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似是而非的证据

    [证据一]:一张印有587分的成绩单和一份证言。6月26日,徐玉凤查询完成绩后,将网页保存在存储卡中,后来打印了下来,成绩单上显示587分;同样为低保家庭的邻居吴秀丽,在龙凤区民政局听到工作人员说,徐玉凤的成绩是478分,她签了一份证言证实了这一点。

    [质疑一]:徐玉凤这两份证据证明分数由587分变化到478分。但第一份证据,她没有将网页材料保存。那么,这张输出的587分成绩单是否具有效力,还很难说。也有人质疑,如今网络技术发达,造假的可能性非常高,除非徐玉凤能够找到当初查分电脑中的网页记录。

    [证据二]:一张大庆六中的证明。高考成绩发布之后,徐玉凤为了申请大学生低保补助款,需要在学校开证明。8月18日,大庆六中的一位老师为徐玉凤开了一张证明,上面证实徐玉凤的成绩是587分,被黑龙江大学录取。

    徐玉凤:我3次摸底,分别是586分、602分、597分。去年也过本科了。

    [质疑二]:大庆六中的副校长表示,今年高考中,六中文科最高分才499分(内含5分加分,该生为少数民族),考入了延边大学。徐玉凤的班主任则表示,徐玉凤没有实力冲击二表,更不会达到587分,因为她数学比较差,平时也就是50分左右。她在摸底时从没有到二表本科段,421分比较接近徐玉凤的真实水平。

    [证据三]:在学校公布录取院校大榜之后,徐玉凤用手机拍下了一段视频,红榜上显示徐玉凤确实被黑龙江大学录取。

    [质疑三]:大庆六中表示他们是根据徐玉凤的录取通知书发榜的,而徐玉凤的录取通知书并不是学校发出的,是她自己拿来的。

    徐玉凤说家里的低保被取消了,没有收入,一家人不知道该怎么活。徐玉凤不知道她的大学路将有多远,但她一定要找回真实成绩。接下来,她准备拿起法律武器还自己清白,她坚信真正诈骗的人一定会落网。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似乎陷入了僵局,到底是哪一方在说谎呢?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标签: 高考最高分数是多少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