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高校招生花絮

解梦360 19 0

  高考高校招生花絮

  杨远煌

  一

  高考前两个月的日子开始,国家普通高校的招生工作人员陆续驻扎到市【县】城。这些普通高校的招生工作人员有的系专职人员,有的是在校老师,有的是正在毕业的大学生,有的是在校大学生。

  普通高校不是香港大学,不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不是国家的一本,二本大学,而是高职高专的学校。

  一位湖北十堰农村的,湖北长江大学【二本】的小伙子,姓尚,瘦瘦的,近视眼,人品不错。短短的时间,尚和我的儿子相处的比较好。尚买了几瓶水给我的儿子喝了,我的儿子把知道的班上一部分学生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等信息告诉了尚。尚是湖北荆州某高职高专学校的招生人员。

  招生工作人员的工作对象不是市【县】一中,二中等学校的学生,是私立高中,或者实力和排名靠后的公立高中,工作的对象是成绩不太好或者不好的学生。成绩好的学生是不接受招生工作人员的工作的。

  二

  高考前的一天,我骑着摩托车到市城 ,和儿子一起去熟悉考场。班主任老师通知的是上午10点熟悉考场。我和儿子去了考场的学校,可是,上午10点,考场没布置好,一些家长被距之门外。上午10点推迟到下午2点,下午两点推迟到下午5点。有的家长拿着黄表、冥币、还有在“菩萨”那讨来的什么“加分疏”、“保场疏”、“记忆力疏”【唯心的,菩萨保佑考场不出身体、健康的问题,菩萨保佑考分高】到考场附近或者座位那升【烧】。

  两天的高考,我每天早去晚回,骑摩托车一天一个来回70公里。

  一个考生至少两个和更多的陪考人员。有的考生,姑舅姨齐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到。有的考生爸妈不远千里万里从外地赶回家。有的考生家长工作都不干了。陪考大军比考试的学生更急,更辛苦。陪考大军都站在场外等待,等待的同时议论着高考的话题。

  学生进考场前家长千叮咛,万嘱咐,中心词是:怎样才能提高考试分数。尽管有的考生反感家长的话,但是,谁心甘情愿考低分呢。

  三

  第一场考语文。

  考试结束。我的儿子说自己考的还可以。有一位考生下座位看抄别的考生答案。一位监考人员说:你抄那么多干嘛。

  说归说,抄归抄。不抄白不抄。第一场考完,几个考场的陪考大军一碰头,一拢堆,一交流,一沟通,一片哗然。考场纪律,监考人员对那些胆大的,有路子的,有关系的考生不仅如同虚设,而且,高考给了这些人一个绝好的创造辉煌人生的机会。陪考大军口头上的各种抱怨指责流露出来,可是,有什么用呢,最后,大家只得默认。

  四

  第二场考数学。

  考试一开始,某乡镇中学教书,和我有一面之缘的肖老师约我到树林里歇息,问我有什么高招?我说:什么高招?肖老师说:给了儿子300元人民币,送给附近一位成绩好的考生,让儿子抄那位考生的,目的是抄一个一本,当然,二本也行。我说:我没招。

  第一场考完,同一考场谁的成绩好,谁的成绩不好,考生心里有了大概的印象。我儿子附近的一位考生的成绩可以。那位考生直到最后才说出自己是市一中的学生,这是学校的安排,不然,过早的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恐怕对自己的考试不利。当然,那些能考600分以上的考生是绝对不会放到成绩太差的考生一个考场考试的,出了问题不就少了一个高分考生吗?!

  我立即打通了本镇回乡养猪的大学生杨某的手机。杨在高考前曾对我说过,如果想在高考中作弊多捞分,提前对他讲一声,他可以想想办法。我没对他讲,我临时抱佛脚,问杨怎样在高考中作弊捞高分?杨说:开考就迟了,那是第一门开考前出6000元钱【几年前的价格,现在比这贵得多】买一个橡皮样的东西【接收器】,每一场考试开考后的一定时间内,收钱的那方将考试答案按一定的顺序发送到接收器,如果遇到考场屏蔽的时候就背时了,因为屏蔽是短时的,多数接收器是在屏蔽前后接收到答案的。

  下场的铃声响了。考生纷纷走出考场,站在操场上挨晒太阳。学校广播里喊着:xxx学生的考卷还没交,xxx学生的手机没拿,我的儿子的准考证没拿出来。这些个情况一个不解决好,所有的考生都不放出来。

  五

  第三场考理综。

  我问儿子手里有多少钱。儿子说手头还有100多元。我要儿子给钱那位成绩好的,让那位学生给儿子抄抄,理综300分,最拉大差距的。儿子舍不得给钱那位学生。儿子只买了几瓶绿茶,进场后发给监考官,监考官不要。儿子没抄人家的。考完了最后一门,陪考大军和考试大军有一个认识:凡是分在市【县】一中考场的学生成绩都不是最上等的。而市一中的考试纪律还算是较严格的。市一中在考场纪律方面是面子工程,成绩不好的考生总是个肿【不行】,成绩好的学生在纪律松的考场考的分数可能更好点,差的考生严一点,牺牲牺牲点灰色分数无所谓。

  六

  6月25日分数出来的日子还没到。荆州某职校的尚打通儿子的手机,说:学校搞一个活动,邀请儿子参加。路费,生活费归学校负担。自带换洗的衣服,牙膏,牙刷等。儿子征求我的意见,我口头上虽然答应了,但心里不踏实。儿子从来没单独出这么远的门。尚这个人,我也只是刚听儿子说起,没见过,不知是个什么样。尚在手机和我通话的时候,说我是个开明的家长。儿子说,尚的荆州某职校要求尚弄3个学生去。我只是想让儿子去见识见识。

  6月26日一大早,儿子就乘车到市【县】城。尚在市城等着我的儿子一道去荆州【地区】。

  上午,儿子在荆州给我打过一遍电话。我给儿子打了一遍电话。儿子正在参加学校的活动。洪湖市只去了两个学生。

  下午2点,我的手机里刚显示出儿子的手机号码,突然的没信息了。我紧张起来。我给儿子讲过,手机电池充满电,儿子也答应过,手机电池不会没电。我打过去,儿子的手机没信号。这是咋回事呢?我怕有人将儿子弄去挖煤,或者做别的苦工,更或者去搞传销什么的。

  我用我的座机打通了尚的手机,问尚是咋回事?尚说,儿子的手机可能没电了。我说,不可能的。儿子说手机不会没电的。

  我的手机来过两个同一陌生号码的手机的来电,我没有听到。尚说,他没和我儿子在一起。我要尚想办法联系上我儿子。尚打通了和我儿子在一起的老师的电话。我的手机来了一个电话,他说是我儿子,可是,声音像是女的。我接连几遍打通了尚的手机,尚说,儿子马上和我联系。我再次接到来电,声音才是儿子的。儿子说我不信他,尚说我短短的时间打了7、8遍电话,把和儿子在一起的老师都吓着了。

  晚上,儿子用自己的手机给了我电话,怪我不信他。我说声音是女的。儿子说那手机是变音的,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27日下午,儿子回到家中。说,用了50多元钱。我问,是怎么用了?儿子说,是吃宵夜了,过早了。我的儿子在外边很舍不得花钱的,即使是正当的开支都很紧的。我估计是学校要求学生花钱填了什么表或者搞了个什么测试。

  七

  我们一家人商量好,孩子他妈在家守生意,我和儿子到省城武汉去玩几天,顺便办几件私事。我们已做好了思想上的准备,第二天清晨乘本镇到武汉的班车。

  下午,我接到武汉某校驻仙桃办事处的电话,给我电话的是位女的,自称张老师。约我和儿子到他们学院去考察。每位学生只出20元的路费,家长不出路费。生活,住宿由学校统一安排。我们在峰口镇车站上车。峰口镇是洪湖市西片和中片到武汉的必经之地。我们镇离峰口镇30公里。

  第二天早晨,我骑着摩托车驮着儿子来到峰口镇,我将摩托车放在峰口镇某街道的亲戚家中,我们在峰口镇车站上了YH学院安排的面的车。车上已有3名学生。其中2名是峰口镇某私立高中的。1名是市公立高中的,高考成绩估计300分。面的车主和司机是一个人,姓冯,峰口镇人。冯说,为YH学院运输学生好几年了。

  面的载着我们来到仙桃市城区某巷的一门面房前。门面房非常的小,放了3张学生课桌和凳子,一个小沙发上能坐2、3个人。门面房的墙上有YH学院仙桃招生办事处的字样,负责仙桃,天门,潜江,监利,洪湖这些县市的招生工作。

  冯师傅的车载着我们来到省城武汉的YH学院。学院门口挂了3块牌子:HZNY大学成人教育,WH大学LJ学院,YH学院。

  我们按照张老师的安排,在招待大厅歇息。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每人发6元钱的餐票。进餐超出6元的自己掏腰包。学院有两个食堂。我们在第二食堂进餐。进餐的人真不少,没有1000人,也有800人。菜相当的丰盛。食堂内还有卖饮料,香烟的。我吃吧午饭,到别的地方办事去了。我的孩子参加学校安排的活动。我在离开前,听说要张老师批准,这让我很有点不习惯,我并不是该学校的学生,干嘛受她的限制。

  八

  乘车的地点没有道路牌。我按照打听的公交车次坐车,方向坐反了。我问了好几个人,武汉市的武昌区政府所在地,都异口同声的说:不知道。我要一个摩托车师傅将我驮到那去。摩托车师傅拒绝我的请求。我问他武昌区政府在哪,他也说不知道。我这才感觉到事情不对。我去看道路牌,发现公交车坐反了方向。

  我办完事回YH学院。我在站牌下等公交车。还真奇怪,站牌上标了的车次就是等不来。来了的车次是站牌上没有标的,短时间很难弄清楚来去的路线和站点。在我们的省城武汉坐公交车麻烦倒霉透了。眼看着时间过了吃晚饭的点,儿子打我的手机催我。有什么法子,我只能慢慢等。坐的公交车不是来得那个车次,到不了来时的第一个站牌。又等。公交拒载,的士拒载,私家车拒载。我在雨中等了一个多小时。有一位私家车主说:车不好走。步行只需半小时。终于一个的士载我来到学校,可是,收费是14元。时间已是7点30分。我自己在学校对门花5元钱吃了晚饭。儿子又参加学校组织的文娱活动。我到学校对门的网吧上网。

  九

  我原想第二天去省畜牧局办事的,因为害怕坐公交车不敢去了。

  张老师一再要求我参加。我猜想学校一定有什么事需我表态。

  教室里坐着来自湖北省,江西省等地的学生和家长。专业女主持组织着活动。

  自称张硕士的讲师开始讲课。

  张硕士讲课的思路:高考结束了,分数不是最重要的了。要面对现实,要正确作出选择。复读吧,压力大,太累。选择IT职校,选择YH学院。YH学院具有独特的优势,授课时间多,上午上理论课3个小时,下午3个小时实践课。拿双证,好就业。YH学院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有驻地就业机构。列举了学院就业好的佼佼者。

  张硕士的课讲完了。欢迎的掌声还是不错。学院一位工作人员问我:对张老师讲的课印象怎样?我实话实说:很敬业,很有才华。专业女主持介绍说:学院对学生有一个关于逻辑思维的测试。前5名测试的学生奖励张硕士的QQ号,手机号码,一件印有学院名字的T恤衫。这个测试须交 200元钱。能够通过的不退钱,通不过的退钱。

  没有人交200元。没有人愿意参加测试。局面僵持着。

  我打破了这个僵局。我对儿子说:我出200元,你去参加测试。

  随着儿子的参加测试,有学生及家长跃跃欲试。学校工作人员对我投来感激的目光。几个工作人员围着我交谈起来。其中一个说:听说洪湖来了一位记者,能否帮我们宣传一下?我说:我尽力而为吧。所有参加测试的学生都得到了张老师的QQ号和那T恤衫,而参加测试的学生绝对不止5人。

  下午,我们乘冯师傅的车回家。有两位学生说:如果我们不想在这个学校就读,我们到仙桃办事处拿回那200元?张老师没有表态。分手时,张老师说:自己的妹妹,表妹都曾在这个学校读过书,就业挺不错的,只是文凭不咋地。张还说:出了200元钱就要往这方面考虑了。

  我们回到家里。回乡养猪的大学生杨说:YH学院不好。杨在YH学院的对门做过多年的生意。杨当着我的面打通了尹老师的手机。尹老师曾在YH学院教过书。刚跳槽。尹老师说:YH学院,BDQL之类的职校都不是很好的学校。尹老师的父亲对尹老师讲过,干什么工作都可以,只是不要干招生的工作。

  十

  高考的分数出来了,到处热气腾腾起来。

  我们所处小镇的街道多了几条标语:

  祝贺XXX同学以142分的成绩荣获XX市【县】单科第一。

  祝贺XX中学高考成绩名列全市【县】前茅。

  祝贺市【县】第二中学600分以上XX人,在全市【地区】第几名。

  标语是红色布做的,很醒目的。

  在镇中学读过初中的一位学生,高考考了618分,镇中学都贴出了喜报表示祝贺。

  市【县】第二中学的宣传车队大张旗鼓,鞭炮齐鸣,招摇过市。

  状元之说从官方报纸到人们的口头上。状元话题成了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中心话题。

  街道一位文化、修养、口碑很差的妇女,她的儿子复读一年,考上一本。女儿又是复读一年考上一本。她在这方面张狂起来,嚣张起来。到处说她的儿女考得好,连“苕”母亲都乖了。她和邻居吵嘴都说自己的儿女考得好,人家的孩子不行。

  镇中学刘老师的儿子在地区中学读高中,数学奥赛得奖,被清华大学录取。人们只知道这。刘老师说:他们家培养儿子上清华是几代人的努力。3年的时间,刘老师的头发都白了。清华学生的爷爷说:孙子花了13万人民币。在奥赛中,老师开房都得家长掏腰包。然而,这些又有谁知道呢?

  当然,不少人在背地里,私下里讥笑讽刺那些考得不好的学生,你家长再行孩子考得不好也成了个“苕”。

  谁发明的一考定终身?这话是多么的肤浅。我接受这话的时候,认识也肤浅。现在看来,一考可以定5代。即学生考上北大,或者清华,学生的祖辈,父辈,自己这一代,下俩代都能出人头地。即使是封建的科举制度都过之而不及呀。这成了5千年文明史发展到今天的一个特色。其实,人们舆论高评的清华,北大,有百年历史的北大,清华,与建于1991年的香港大学比,在世界上的排名相差几十位又有谁知道。

  十一

  6月29日,我和儿子按规定的时间到就读的高中去填报自愿。

标签: 高考标语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