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细语

解梦360 32 0

  题记:人生,就是一场场相遇和错过,有时候,错过并不可惜,可惜的是,你还没来得及让对方知道,就永远地错过了……

  一、王槿汐

  “大家好,我叫王槿汐。‘槿’是木槿花的‘槿,‘汐’是潮汐的‘汐’,很开心能和大家成为同学,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讲台上的女孩一袭白裙,身材高挑,黑长直的头发绑成干练的马尾,声音很轻很柔,面带微笑,在台上落落大方,丝毫看不出紧张。

  “欢迎王槿汐成为高三(2)班的一员”,同学们很自觉地在这时候鼓起掌来,老师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指着靠窗偏后的一个座位,“你就坐那里吧。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

  “谢谢老师。”依旧从容不迫,王槿汐慢慢走下讲台,朝自己的位置走去。正要坐下时,又礼貌地向前后左右的同学微笑示意。虽然作为新成员刚刚加入这个班级,但她的谦虚友善使大家对她的好感度猛增。只是,在看向后座的他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支铅笔在纸上涂涂抹抹,面对她的笑容,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画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面对他的反应,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慢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与此同时,也从他桌角的姓名卡中,知道了他的名字——苏默。

  “哎哎,你们说王槿汐是什么来头,班主任竟然对她笑了,还说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她?她什么时候能对咱们也能露个笑容啊?”

  “是啊,能进我们这个班的,肯定有来头的,看她那一身,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富二代?”

  “新同学刚来,就这么多八卦?”,午休的间隙,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班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能来好班,成绩肯定是拿得出手的。大家以后都是一个班的人,慢慢相处自然就熟悉了”,说着隔着窗看向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很安静地趴在桌上小憩,午后阳光的正好斜斜地照进来,将她的头发变成好看的金色,微微愣了下神,班长看向那几个女生,略带幽默地说:“不去午休,下午数学课可要难熬了哦。”

  “知道啦,马上就去。”几个女生看班长来了,先是惊讶,然后就捂着脸小跑进教室。对于成绩又好,能力又强的班长,大家都隐隐有些小膜拜;再加上班长又是公认的“校草”级人物,女生们对他就更加认可了——青春期的悸动,总是单纯而又隐晦的。

  虽然新成员的加入给单调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新鲜感,但这种新鲜感很快就被高压的生活冲淡了——时光的脚步依然匆匆,与之对应的,是一场又一场的考试和如雪花般发下来的试卷。

  第一次月考结束,大家看着手中的成绩单,一片唏嘘。下课铃刚刚打响,老师刚一出门,班里就炸了,女生们不自觉地围到了王槿汐的桌子边。

  “我说槿汐,我开始还真是小看了你了,你成绩这么好,怪不得能进我们班呢!”一个心直口快的女生看着王槿汐说。

  “顾恺泽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反应哦,好期待。”一个女生看着王槿汐神秘地笑道。

  “是啊是啊,我们刚开始还以为你是找关系进来的呢。你怎么会来我们班?你原来是哪个学校的?想考哪个大学啊?”

  “你知道么,就老班那‘灭绝师太’的风格,以前可从来没夸过学生的……”

  一个多月的相处,她知道自己差不多适应了这个新的环境,也适应了这个班的生活,看着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面对同窗好友的友善和热情,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向顾恺泽,他正好也往这边过来。

  “王槿汐,老师说你的作文写得不错,介意给我看看吗?”低沉稳重的声音,面带微笑,又引起周围同学小小的骚动。

  “哇哇,班长大人亲自过来啦。”一些女生已经以一颗充满八卦的心看着顾恺泽了。

  王槿汐微微抬头,看到班长慢慢向这边走来,也顺带冲散了人群,便微微一笑:“当然不介意。”礼节性地双手递过试卷,他接过,正好上课铃响起,大家也就各自回到位子上坐好坐定。

  “谢谢你,顾恺泽”,他来还卷子的时候,还未等他开口,她倒是先说话了:“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会挺尴尬的。”

  他没想到她竟然完全看穿,也就不再掩饰,随即微微一笑:“客气了”,随即递上试卷,“你的文笔确实不错。放学一起走?”

  “嗯?”她看向他,“今天不了,有约在先了,下次一起啊,你地理这么好,我还有问题向你请教呢。”

  “喂,等一等”。看苏默推着单车走在校园的小径上,王槿汐一路小跑追了上去,“你走得可真快。”

  “你有什么事吗?”他满脸戒备的样子,直接而不拖泥带水。

  “有事才能叫你吗?正好放学看到你了,就跟你一起走啊,这不是很寻常吗?你难道从来都不跟同学一起走的吗?”她自然地笑着,回答得妥帖而又恰当。

  “啊……这个”,他突然有些紧张和语塞,“不是啊。我只是……习惯放学在校园多走走而已,所以……”

  “原来如此”,她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我猜,是不是因为你也喜欢夕阳下的木槿花?”

  “啊?”他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你的画了啊,画得很好”,她看他停住了脚步怔怔地盯着她,以为他生气了,赶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啊,只是周二那天正好轮我值日,你放在桌上的那张画被风吹掉了,我就帮你又放回去了,我可没动你其他东西啊,你……你别误会啊。”

  原来是那张画啊,他稍稍回忆——那天下午的数学课,前座的她依旧一袭白衣,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喜欢白色,然后,借着午后的阳光,他就突然就想到了白色的木槿花,轻柔、优雅,然后就随笔画了一株夕阳下的木槿,本来还想写“槿汐”二字的,幸好没写。想到这,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她很认真地解释,又觉得好笑:“我说什么了吗?你不用那么紧张,那是画着玩儿的,你喜欢也可以拿去。”

  “真的吗?”她惊喜道:“你喜欢画画?”

  “随手画的,谈不上喜欢。”声音好听且富有磁性,但始终感觉少了些情感。

  “可是你为什么上课也画呢?”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王槿汐,你平时也是那么爱管闲事的吗?能跟顾恺泽并列拔得头筹确实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这与我无关。我画画是因为我喜欢,也与你无关。”

  “我”,她慌了神,“对不起,苏默,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他看她有些慌乱的样子,想说点什么,却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轻轻说,“王槿汐,我们不是一类人,你走好你自己的路就好,何必操心别人?”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谢谢关心。”

  她看他的背影在夕阳下越拉越长,最后消失在校门口,微微晃了晃神,转身的瞬间,就看到顾恺泽在身后的不远处意味深长地对她微笑。

  “一年前他母亲去世后,就变成这样了,谁劝都没用,包括我”,顾恺泽微微叹了口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曾经也是最好的对手。他,现在真的很痛苦……”

  看着面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生,王槿汐神色复杂,既而眼神坚定:“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帮他吗?”

  二、温柔的坚持

  之后的日子,苏默会在午饭回来时或晚自习开始前,看到桌子上与他的画纸混在一起的A4纸,上面工工整整地抄着课堂笔记和课程重点,条理清晰,字迹娟秀。一开始苏默只是装作不经意地默默收好,并不多说话。直到几周后,王槿汐值日结束锁门时看到了在门口等她的苏默。此时的校园,因为学生大部分已经散去,显得静谧而又空旷。

  “苏默”,王槿汐看到门口那辆略嫌陈旧的单车和熟悉的身影,先是吃惊,既而笑得坦然:“怎么还不回去?”

  看到只身一人的王槿汐留下来锁门,苏默微微叹了口气,看她将门锁好了,直截了当地说:“王槿汐,你没必要为我费那么大的心思,没用的。”冰冷的语气没有一丝情感。

  听到这里,面前的女孩儿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直接指着苏默骂道:“苏默,你觉得你母亲看到你现在这样会安心吗?只有你一个人很可怜是吗?只有你受尽了全天下的委屈是吗?你还要颓废到什么时候?你就这样放弃自己了?你真的比我想象得要脆弱,你就准备这样一辈子?”

  “你够了”,苏默眼里闪过阵阵寒意,既而推着车子就要走:“王槿汐,你知道可还真多,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也没必要装作圣人一样在这里跟我说这些,你根本不会懂!”

  “你站住”,王槿汐正想快步追上苏默,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正当站不稳的时候,感到有人扶住了她:“苏默……”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苏默一脸担忧,完全没了之前的冷漠。

  “你不是要走吗?怎么回来了?”王槿汐看着苏默,脸色苍白却依然微微笑问。

  “我,我是要把这些还给你”,苏默此时正用单手扶着她的肩,感觉她真的好瘦好瘦, “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女孩依然笑得温柔,“陪我在校园里走走吧。”

  “你……可以吗?”

  “可以。”

  “我推你吧。”说着指着自行车的后座。

  “嗯”

  ”两人在学校的那条木槿道上慢慢地走啊走,看道路两旁粉的、白的的木槿花有规律地排列着,感受太阳慢慢落山。

  “苏默,你知道木槿花的花语吗?”王槿汐看着一路上欲言又止的苏默,首先打破了沉寂。

  “嗯”,苏默看着道路两旁的木槿花:“温柔的坚持。”

  “所以啊,不管发生什么,坚持下去啊”,王槿汐顿住了脚步,认真地看着苏默:“你永远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唯有珍惜现在,活在当下。我从来不相信‘永远有多远’这句话,因为,人们不会等到永远的时候,你说是吗?”

  看着身边文弱的女孩子,苏默眼里的坚冰慢慢融化,内心深处的柔软好像在那一瞬被触碰到:“其实,我……”

  “你是不是要说我给你的重点?就知道你肯定会猜到”,王槿汐好像又恢复了之前活力漫漫的样子,装作不经意地说:“不用那么客气吧,都是一个班的,而且,我也不是特意给你的,只是最近想要练字,就顺带多抄抄笔记,多出来的部分,随手丢到后座去啦。”

  “好”,仿佛与生俱来的默契,苏默也并不多说,“谢谢你,槿汐。”

  第二轮月考,大家惊喜地在前20的名单中找到了苏默的名字。看老师在讲台上激动的神色,苏默依旧拿着铅笔在白纸上涂涂抹抹,如往常一样平静,倒并没有显得很激动。王槿汐偷偷回过头,却发现苏默正好看向她,四目相对,两人相视一笑,虽然只有短短几秒,却彼此心照不宣。

  “哇哇,苏默好像重新振作起来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啊,好怀念那时他和顾恺泽谁与争锋的霸气豪情啊。”

  “都快要高考了,谁不知道用功点儿啊,也许只是巧合呢,他毕竟功底不差……”

  大大小小的考试一场接着一场,相同但变着花样儿的内容被老师不厌其烦地说着、讲着,看着墙上显赫的倒计时牌,大家对分数好像都麻木了,抑或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悲伤感叹,这一场考试的唏嘘还未过去,下一场的备战接着而来,每个人都在煎熬,但又都在坚持。

  也许是默契吧,苏默和王槿汐已经习惯在放学后一起走,分享当天的趣闻趣事,也会同每一个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彷徨者那样谈谈理想与未来。

  “苏默,你以后想从事什么职业?”

  “学医”,苏默语调不高,却透露着坚定,“A大医学院。你呢,槿汐。”

  “我”,一贯开朗的她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她的眼神突然有些落寞,抬头望了望余晖犹在的天空,那么美,却又转瞬即逝,“我还没想好。”

  看着今天有些怪怪的女孩儿,苏默适时止住了话题,“槿汐,高考完后,我有东西给你。”

  “是吗!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呢……”自知失言,面前的女孩儿马上调皮地从路旁摘了一朵粉色的木槿花扔进他的车篓里,“肯定喜欢啦,我可是很期待哦。”

  墙上倒计时牌上的数字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班级的气氛也越来越压抑,看着自己前面空空荡荡的座位,苏默的心里隐隐不安——到底发生什么了什么事情?她朝气蓬勃问他以后想从事什么职业的话还回荡在耳边,怎么突然就不来上课了?

  老师在班会上只是简单地说王槿汐同学最近一段时间不能正常来上课了,并转达了她的意思,希望同学们好好复习迎考,她虽然不在课堂,但也会与大家一起努力到最后一刻。

  苏默依旧拿着笔勾勒着什么:槿汐,你说过,要坚持下去的啊。看着画纸上勾勒出来的人像,那是她第一次站在讲台上的样子,其实,从听到她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关注着这个在讲台上从容不迫的女孩子,也注意到那时她坐下后因为紧张而攥得紧紧的手。

  三、永恒的美丽

  6月9号,学校惯例,为应届生举行欢送会。

  看着大礼堂前巨大的条幅,高三(2)班的同学们一脸轻松——终于结束了,不管结果如何,无悔就好。

  “听说槿汐回来了啊,今天的晚会她也有节目,独舞呢,还真没看出来她还会跳舞!”

  “是吗,她到最后都没来上课,不知道考得怎么样啊。”

  “她肯定没问题的啦,成绩那么好。等晚上散了不就可以见到了吗?”

  苏默手里拿着画夹,在人群中搜寻着,听到熟悉的名字,心里默念:“是啊,等晚上散了,不就可以见到了吗?”扫了一眼节目单,王槿汐——《天鹅湖》独舞。

  看着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她,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优雅从容,一如一年前她站在讲台上用简短的话语淡定地介绍着自己。如流水般的音乐配上连贯的动作,台下的苏默嘴角微微上扬,看了看手中我的画夹,“槿汐,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一曲终了,她谢幕下场,完美的表演,赢得台下掌声连连。

  他奔向后台,却找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心中泛起不详的预感,但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看到顾恺泽,苏默一把抓住他:“你看到槿汐了吗?我有东西给他。”

  仿佛早料到他会来,顾泽恺只是微微摇头:“她刚下台就昏过去了,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说罢将 交给苏默,是好看的粉色信封,还系着蝴蝶结,“她给你的,看了就知道了。”

  颤抖地拆开了信封,映入眼帘的是娟秀的字体和一朵白色的木槿:

  苏默:

  我猜,你最想知道的肯定是我后来为什么没来上课了,对么?

  不是想刻意瞒你,只是本想等到要考完以后亲口告诉你,不过就我现在的情况来看好像不太可能了,所以就写给你啦。因为先天性的心脏膜瓣问题,医生曾说我活不过14岁,但是,很庆幸我活到了现在,还认识了你和高三(2)班的你们。

  其实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从你的眼睛里感觉到了难以置信的绝望和冷漠,一如曾经的自己。我从来不喜欢同情的字眼,所以那一次对你发了火,我不是不懂和不明白,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你,因为,我是个连自己生命都无法掌握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来宽慰你呢?

  “永远”这个词我现在应该可以说了,但对你来说,路还很长,记得你跟我说要考A大医学院的,我会默默为你祈祷祝福的,相信你也一定可以的。只是,我可能收不到你说要给我的东西了,是什么呢?真的好期待啊。是你画的白色的木槿花吗?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白色的木槿了,白色代表“纯洁”,木槿代表“坚持”,我的名字“槿汐”就来源于此哦。

  对了,木槿花的花语不仅仅是“温柔的坚持”哦,还象征着“永恒的美丽”,所以,我也有礼物送给你哦,当作你毕业季的礼物,先小小透露一下吧,一支独舞,练起来很辛苦呢。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跳下来呢,希望到时候不要出丑就好,因为,我知道你一定在台下看着呢。

  最后,祝:

  永远幸福、开心。

  槿汐

  简短的话语,一如她干练的性格;依旧工整的字迹,却没有具体的日期。泪水打湿了信纸,看着手中的画夹,苏默再也忍不住了:也许,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吧。

  后序

  夕阳余晖,已接到A大录取通知书的苏默和大家一起去母校看望老师,大红的榜单依然挂在校门口最显眼处,仿佛在炫耀今年战绩的辉煌。只是这份辉煌,本该有她的。他伫立在红榜前,抿唇不语。顾恺泽出来看到那挺直着的身子,轻轻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她会很开心的。”

  “我的事,都是你告诉她的吧?”苏默转过身看着好友,他也被录取到A大了,不过是环球地理专业,“那份笔记,也有你的功劳吧?”

  “嗯,我和她的约定。”

  苏默一圈一圈地在母校那开满木槿的小径上走着,然后在一株白色木槿树下坐下,抬眼望向天空,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一笔一笔勾勒着,不时有花瓣飘落下来,很轻、很柔、很美。

  “学长,你画得真好。”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

  “哦”,他微微抬头,看她一脸天真,“你认识我?”

  “嗯?你不是苏默学长吗?”女孩儿指着学校宣传栏里展示的优秀毕业生照片,“我的梦想也是A大呢!”

  “是吗”,苏默笑着,淡然而坚定,“好好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恩,谢谢学长”,刚刚很自信的女孩儿这时显得有些害羞,“学长,这幅画,可以送给我吗?”

  “哦”,苏默这时才认真看着这个女孩儿,高挑的身材,简单干练的马尾,紧抿的嘴唇明显有些紧张,却还是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笑了,“当然可以,曾经有个学姐,报考得也是A大呢?”

  “哈,谢谢学长”,眼前的女孩儿因为拿到了画而显得格外开心,“那这个学姐考上了吗?”

  苏默将一朵白色的木槿花瓣放进画夹:“她去了更好的地方。”

  PS:首先,对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报以真挚的微笑和感激——你们是真爱啊啊啊啊,爱你们!本来想写个Happy ending的,但觉得还是这个结局比较好一点,最初的设定就是个悲剧,虽然玛丽苏,但坚决不动摇。

  男主的名字我纠结了很久,直到下笔的时候还没想好,但写到有关他戏份的时候,“苏默”很自然地就打出来了,然后男主名儿就是它了。我好久没写温柔的女主了,不知道展现得到不到位唉(担心)。另外,这只是主体故事,还有其他小花絮,比如王槿汐前传、苏默后传、顾泽恺小传什么的,有时间的话慢慢脑洞。至于这篇文的灵感,是初中的时候就有的,因为我的初中校园就是开满木槿的地方,只不过经过一轮整修,现在再去已经完全不是昔日的样子了。将初中的故事呈现出来,也是我给自己的贺岁小礼物。

  站在2016年的尾巴上,感觉和往常一样,又感觉有些不一样。耳朵里无限循环着《腐草为萤》,然后,很自然就有了这篇《木槿细语》。很早以前就说要写几篇校园纯情纪念一下我终将逝去的中学时光,一直拖到现在,不是忘记了,而是,一直没有灵感。

  长期处在校园环境中,规律有条理的生活,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空白状态;长久的不动笔,也让我变得消沉慵懒起来。读和写不一样,正如脑海中萦绕很久的故事,明明那么清晰,却又那么模糊;想要动笔,却又不知如何下笔。

  但是,为了不辜负这么多年的校园生活,抑或为了身边的小伙伴们,总还是要写点什么的,你们透露的每一个温暖的小细节,我都收藏在记忆深处并好好珍惜:平安夜那晚因为课业上的事情,回去很晚了却在轻轻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留着的灯,虽然当时大脑已经处在空白状了,但看到熟睡的晨林,突然觉得很温暖、很安心;圣诞节那天中午快11点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给QC姑娘,问她有没有时间出去,其实她那时还在外面,然后下午就赶回来一起去浪了,虽然那时的杭州还下着小雨;NK总能很及时地发现我,真的太默契;阿衡会在自己刷淘宝的时候分享给我一些链接,然后留言“这个风格我觉得比较适合你”,因为她知道我偏向简约风,不想太显,但总觉得可惜了身高优势(然后今年我真的尝试了文艺范儿的长裙,还不错)……也许是运气比较好吧,至少目前我还是比较享受单纯而安静的校园生活的,还不曾感到厌倦。

  再回到校园纯情类的题材,脑海中确实还有几个小故事想要分享给大家(但貌似都是小小的悲剧唉),而且,偷偷告诉你们,相对于古风类的题材,我更加偏爱写现代文。这篇文本来是想早点发的,但最近有点小忙,而且写得我真的有点累,可能是因为最近精力不太够用吧,所以就拖到现在发啦。结局虽有点小伤感,但总体还是很温暖、很舒服的那种,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谢谢戴戴:

  “情怀”这个词,我许久不曾谈起,甚至我一度怀疑我已经因为生活而没有了情怀。其实,后来才发现,我们只不过是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要操心更多的事情,所以不能再如往昔那般专注于一件事情。

  我庆幸地发现自己还不曾丢到过情怀,也知道自己不应该为生活所迫而放弃什么,我不是贪心,而是,我充分相信我能安排好一切。我知道有你在,有你们在,就很安心很踏实了。

  未来一段时间可能又会比较忙,所以,这一篇,献给新年的自己,也献给新年的你们,祝大家都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不浪费任何机会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我与你们共勉。

  ——2016-12-27夜

标签: 高考祝福语霸气简短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