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跟高考作文较真

解梦360 22 0

  本来这篇文字跟今年的高考作文无关,但却是对高考作文的一种思考,所以贴出来,希望那些每年炒作高考作文的人能对高考作文多一点了解和认识,这样,就不会有太多无谓的争论了。作为语文老师,我想是对高考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当然也许说得不对,希望各位多多指正。

   一年一年评阅作文精英赛的卷子,看着看着,就看出问题来了。我暂且不说这些“大奖”得主们的水准如何,却对他们的文章的长度起了研究的兴趣。我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超过高考作文要求的800字,而其中的长文可以达到4000字上下!也是,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放在那里,怎么也得好好利用一下,或充分地谋篇布局,尽情地雕章琢句;或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才情尽显……

   我不禁要问,是谁告诉这些同学,精英赛可以这么来写,可以写这么长?为什么他们不规规矩矩,按照高考的要求写满800字,以获得一个不错的分数?在这些同学的心里,不知道有没有过这样的矛盾?我只恨我自己没有亲自去调查一下,所以这里不敢妄言。

   但是,从评卷过程中以及最后评出来的几篇文章来看,这两种类型的文字都有获奖的可能,如果能够将这两种特点结合起来,既有极高的艺术水准和深刻的见识,又能符合高考满分作文的要求,那么就更妙了。但是这样的作品少之又少,今年的一等奖作品可以说较具其形。

   我以为,这种情形的出现其实反映了作文精英赛的一个困惑,也是高中作文教学的一个困惑——老师和学生们在作文教学在应试作文与文学创作的两极徘徊,作文教学的难见成效,只怕与此有极大的关系。我在今年的中层生辅导课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们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那就是我们语文教学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为人生的语文’,一种是‘为应试的语文’。”平时我们的老师根据个人的情况,会在这两种语文教育目标的指导下,在教学实践中或多或少有些倾向和一定的杂糅,这在相当程度上造成了学生学习语文的困境。笔者刚教书的一两年,不少高一高二的学生会喜欢我的课堂,到了高三,他们又会觉得我并“没有教给他们什么”,但是,毕业后上了大学,他们又会感念起语文课的那种诗意了。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遭遇,不少老师也会遇到这种情况。这背后应该就有为人生和为应试的矛盾和冲突,因为课堂的时间和容量是比较有限的,顾此失彼的可能性就很大。比如平时写作,到底是文艺性的创作呢还是应试性的训练?我们一再努力探索的作文序列化教学到底是培养写作能力的系列呢还是锻造高考作文模型的系列?而我个人认为,写作是绝不可能有什么序列化的存在的,如果有的话,那么大学中文系就可以批量制造作家。

   对于这种教学当中的困惑,《语文月刊》的主编庄森博士4月21日与我校语文老师的座谈中特别详细地谈了这个问题,这里我转述他的一些观点。他说“创新不是高考作文的追求”,“不宜冒险创新”,师生们在教学中要“严格区分写作与考试(作文),不能混同”,教师们“要转变观念”,处理好“两类(平时与应试)标准的作文教学”,“高一高二不宜过分抓应试能力,应主抓写作能力,要跟学生说清楚,排除教师个人标准”,“考试的时候要尽可能地接近官方的标准而不能代之以教师个人的标准”。

   我们可以从庄博士这里得到一个权威的论断,那就是我们的高考作文的确只是一种“水平测试”,它的要求和我们平时的文学创作的距离十分的遥远,虽然同属“码字”,但从普遍的角度来看,标准十分的悬殊。一个是对“艺术性”不遗余力的追求,一个是对高考范文的亦步亦趋。当然,不排除这两者结合得好的学生。所以我个人平时在点评学生佳作的时候,总是从高考和文学创作的角度予以评价和评分,并加以说明,试图让学生明了这两种文字的区别。这样的好处也使显而易见,一方面让文字功底好的同学平时就留意应试文的作法,一方面让文字功底一般的同学不至失去信心。

   受过专业中文教育的老师们,在心底里无疑对以严肃的创作态度写出来的文字更为欣赏,所以这就是纯应试作文不能得一等奖的原因,因为既然是作文竞赛,就应该表现出相当的才气、才情,但同时老师们又不得不担心这些具有高度创造性艺术性尤其是那些含蓄、朦胧的作品在考场上被错杀,所以精英赛对应试之作也加以鼓励。而在“东山杯”这种学生自主组织的竞赛中,就不会存在这样的矛盾,还有如新概念所倡导理念“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也十分明晰,但这是精英赛这种校园官方作文竞赛所不能实现的。

   当然,这两种文字并不是根本的对立,我个人的创作经历认为(教高三的时候我曾写过一些下水文),如果能“创作”,自然能“作文”,对于功力深厚一些的同学,适应考场作文的要求应该没有任何困难的。只需要在高三这一年临阵磨枪,投高考阅卷老师之所好就可以获得不错的分数。

   在阅读教学中,也是同样的情况,另外再谈。

标签: 高考作文范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