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流韵 源远流长 作者:黄 文

解梦360 31 0

  千年流韵 源远流长

  一黄流诗文社《流韵》杂志成立20周年庆祝纪实

  黄 文

  2012年12月14日上午9点钟,当时正在办公室忙着阅稿的我,忽然接到黄流镇诗文社社长兼《流韵》杂志主编邢代洪先生的电话,电话里,邢先生急促地说,12月19日,黄流镇诗文社将在中国名校黄流中学举办《流韵》杂志创办20周年纪念活动,请我务必带领东方市文联几个文联骨干成员依时赴会,并在会上发言。接到电话后,掩卷沉思,我的思绪顿时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原因是黄流中学是我魂牵梦绕的母校。作为黄流中学曾经的一名莘莘学子,我对黄流这块文运昌隆的热土有着割舍不断的感情。说真的,离别母校的时间久了,心中日积月累起来的情感,就犹如大海的波涛冲击防波堤一样,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扉,令我食不甘味、夜不能寐,邢代洪先生的盛情邀请,真是正中下怀,该是到梦里千百回的母校,走一走、瞧一瞧的时候了。

  一、应邀赴约

  12月19日上午10点钟,作为东方市文学艺术界的总舵主,我便带领市文联副 、市诗联学会会长王琼升,市文联委员、市诗词学会会长王永辉,市文联委员、市文学协会副会长苏贻,市舞蹈协会副会长蔡艳娜共5人一起赴约,当天驾驶方向盘的,是市文联副 王琼升。当我们一行唱着《美不过黎家三月三》的歌声一路欢歌地从东方市人民政府驻地八所到达黄流中学校门口时,经电话与黄流中学总务主任周克平联系,方知邢代洪先生正在黄流镇上的多福轩宾馆,陪同早来几步的客人,当我们七拐八弯地赶到多福轩宾馆前门时,恰好遇上邢代洪先生,一阵热烈的寒暄后,邢代洪先生请我们一行,先到多福轩宾馆二楼喝茶,等会儿,他才返回来。当我们一行风尘仆仆地来到二楼茶艺馆时,刚好见到早来几步的国家级书法家邢福壮先生、文学爱好者关义尧先生和《流韵》杂志拟任主编黄泽超先生。一阵友好的交流后,大家的细胞顿时被激活,人人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大约畅谈半个多小时后,看看时间已不早,黄泽超先生便招呼我们到宏祥酒店用中餐,该酒店位于黄流汽车站旁边。记得,当天中午,我们是在8号包厢里用餐的。

  二、激情绽放

  当天下午三点钟,会议依时在黄流中学多媒体教室里举行,我落座后,环视一周,发现熟悉的文友有:关义秀、林元法、郑家洽、方世国、周雪冰、黄泽超、邢代洪、孙其祯、杜庆珊.......,会议由黄泽超主持,首先上台发言的是《流韵》杂志的创始人,很遗憾,我至今仍不知道这位发言者的姓名。这位发言人当天主要畅谈的是追忆1992年创办《流韵》杂志时的情景。他说,《流韵》杂志创办之初是极其艰难的,一缺经费、二缺采编人员,正是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流韵》杂志一路走来,尽力挖掘本地的乡土文化,至今终于成为参天大树,感谢各位文友长期以来对《流韵》杂志的支持和厚爱,这位发言者的发言也许是发自肺腑,他简短而有力的发言,博得了一阵阵的掌声,算是开门红。紧接着邢代洪、关义秀、林元法、方世国、黄文和郭义忠等人到台上发言,邢代洪先生当天的发言是精彩的。他说,他是2009年接任《流韵》杂志主编的,至今已三个春秋,由于工作繁忙的原因,今天,他决定辞去社长和主编的职务,这一接力棒将由黄流中学老师黄泽超接任,相信黄泽超将在原来的基础上把《流韵》杂志发扬光大,继续做强做大。邢代洪先生最后说,从今天开始,他虽然不再担任《流韵》杂志的主编,但他将一如既往地继续关心《流韵》杂志的出版工作,坚决做《流韵》杂志出版工作的坚强后盾。邢代洪先生铿锵有力的发言,赢得了一阵阵的掌声。公正地说,邢代洪先生在任《流韵》杂志主编期间,全力做好《流韵》杂志的出版工作,使《流韵》杂志成为了全省出名的民间刊物,这一成绩的取得,邢代洪先生是功不可没的。方世国先生当天的发言是不同凡响的,他说,乐东县境内至今已有五个刊物,其中,四个是民办刊物,第一个刊物是1992年黄流镇诗文社创办的《流韵》杂志,至今已创办到第9期,该刊物的创办,对于弘扬、宣传黄流地区的文化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第二个刊物是1993年乐东县文联创办的官办刊物《天池》,至今已创办到第28期,该刊物的横空出世,使广大读者领教到乐东文化的博大精深;第三个刊物是黄流地区创办的另一个民间刊物《逸韵》,目前已出版到第六期,也是一个比较有文化品位的民间刊物;第四个刊物是望楼河文艺杂志社创办的民间刊物《望楼河》杂志,该杂志创办于2009年,林元法先生任主编,至今已出版到第九期,该刊物的创办,对于挖掘、整理望楼河两岸的文化,使其重放光芒,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第五个刊物是佛罗文化促进会创办的民间刊物《龙沐湾》杂志,该杂志创办于2012年6月,至今已创办到第2期,但该杂志小荷已露尖尖角,该杂志的主编是郭义忠先生。方世国先生作为乐东县文学工作者协会 ,对乐东县境内的刊物创办情况,真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怪不得,他精彩的发言一结束,台下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关义秀老师当天的发言,主要是畅谈《流韵》杂志至今所取得的业绩。他说,《流韵》杂志虽是一个民间刊物,出版经费困难,但在众多文友的共同关爱下,《流韵》杂志的出版工作最终还是破土而出,而且至今取得了众人瞩目的成绩,已出版至第9期,该杂志的出版发行,对于宣传黄流地区的先进文化起着继往开来的作用。关义秀老师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经在黄流中学甘当过人梯,培养出了不少桃李。他当天的发言虽然简短,但字字句句都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所以,当他的发言一结束,台下便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算是对他精彩发言的肯定和赞赏。《望楼河》杂志主编林元法先生当天的发言,主要是畅谈《望楼河》杂志的主要作者蔡明康、周德光、张跃虎和黄文等人对该杂志的热心投稿情况,正因为众人拾柴火焰高,《望楼河》杂志上连续介绍了望楼河两岸的风云人物:颜任光、颜任明、陈垂斌、吉章简、陈国风、吉猛、张忠中、郑邦鉴……,林元法先生的发言真是令人耳目一新、催人奋进,所以,当他的发言一结束,就有一位热心读者给他献上一束鲜花,这算是对他发言的鼓励和赞赏。笔者作为东方市文联嘉宾的领队和《东方大地》杂志主编,我当天的发言,主要是畅谈东方市文学艺术走到今天所取得的辉煌业绩,并在会上介绍在东方市境内至今共诞生了46位省级以上作家和艺术家的情况,接着,又介绍海南省文联第五届委员的情况,省文联第五届委员共有114人,其中,乐东籍有7人,他们的具体芳名是:邢孔建、蔡葩、吉家培、周铁利、孙凯、谢星荣和黄文,所以说,乐东是一块人才辈出的风水宝地。对于我的介绍,大家给予认可和肯定。会议最后由乐东县委一位姓吴的常委发言。他说,乐东县在全省19个市县中都是赫赫有名的文化大县,文学艺术方面更是独领风骚,叫响省内外,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作为乐东县委的一名常委,他将在未来的岁月里,全力支持乐东文学艺术的发展,使其继续做强做大,这也是乐东县50多万父老乡亲的共同心愿,吴常委精彩纷呈的发言,博得了排山倒海般的掌声。总之,当天的会议是在热烈、激情的气氛中结束的。

  三、遥远的回音

  下午散会后,我独自漫步于母校黄流中学的周边地带,目的是走一走,瞧一瞧,尽量寻找过去的记忆,虽然母校如今的周边,已经物是人非,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但走着、走着,我忽然想起当年就读黄流中学时的情景。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入读黄流中学时,当时的校门口旁边,用橡胶纸搭建几间羊肉店,我读高一时,每碗羊肉汤仅三角钱,等到我升读高三时,每碗已升到五角钱。不过,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每周能有两次羊肉汤喝,已算是省部级待遇了。当时校内有一排平房,都是九所镇、冲坡镇和乐罗镇的学生住宿的,我是冲坡镇来的学生,当时住在从北往南算起的第二间宿舍,我当时也在黄流中学的饭堂开饭。中晚餐每餐半斤饭,不过,当时正处于长身体的时候,半斤饭根本不够吃,正因为这个原因,有不少学生每餐打两份饭。正是在这个时候,有一次,我放假回老家时,父亲看到我好像营养不良,他便从老家来到黄流中学找我,并带我到黄流村一位姓邢的人家住了下来,并吃饭在他家。至今,我记得父亲的这位朋友名叫邢诒经,这位长者当时已经70多岁,是一位十分慈祥的老人。这位长者有一个儿子,名叫邢福森,当时在黄流中心小学担任为人师表者,邢福森老师当时是一位知天命之年的人了。关于邢福森老师,至今,我记得的是,我在大学读书时,他曾经到大学里找过我一次。我参加工作后,至今也见过他二次:一次是我大学毕业的当年,邢诒金老人不幸驾鹤西归,我到他家烧香磕头时,见过他;另一次是他的爱人陈桂鸯不幸撒手西归,我与当时在东方市建设局担任副局长的邢继奋到他家奔丧时,再次见到他,除此之外,我就没有机会与他见过面了,不过,我心里什么时候都惦记着他。邢福森老师有六个孩子,如果按出生顺序的话,即孔跃、孔勤、孔文、坤花、孔东和珅蕊,在他们家六个孩子中,孔跃兄当时就读东方师范学校,孔跃兄是一位才华横溢、厚德载物的兄长。记得,1984年,我从黄流中学到乐东中学参加高考时,孔跃兄当时正在乐东县中心小学担任传道、授业和解惑者,他的宿舍就在中心小学里,我当时是住在他的宿舍里参加高考的。在往后的岁月里,孔跃兄因为妙笔生花的缘故,改行到乐东县委工作,曾担任过乐东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后又以广东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山大学哲学系干部专修班学习,再后来又调任乐东县抱由镇委书记、县建设局局长,曾经出版过一本论文集《过河集》,由时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周文彰博士作序,孔跃兄现任乐东县商务局局长。几年前,我到乐东县城开展文学活动时,曾经去看望过他,他来八所时,也同样来看望过我好几次,故我对他一贯充满着感激之情。总之,我与孔跃兄的来往是比较多的。至于孔勤兄,我在学生时代,与他交往较多,而且感情是比较真挚的。记得,我在大学读书时,他因到五指山市办事的缘故,他还风尘仆仆地赶到学校里看望过我,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现在黄流逸夫中学执掌教鞭。孔勤兄为人真诚、厚道,故我对他至今仍念念不忘,总怀着一颗感恩之心。至于孔文,他是1983年考入哈尔滨工程测绘学校的,毕业后,分配到海南石碌铁矿工作。记得,我1986年年底到昌江中学担任一名实习老师时,我还到他的单位看望过他,孔文后来考取华南工学院工民建专业学习,现正在读哈尔滨工程大学工民建硕士研究生,系国家一级注册建造师、高级建筑工程师。孔东是他家最小的儿子,我住在他家时,他正在小学读书,现在黄流工商所工作。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陈桂鸯,她是一位勤劳而又心肠慈善的母亲。记得,我住在他家时,每天天刚蒙蒙亮,她就起床,为孩子们准备早餐,天天如此,永不知疲倦。有时黄流村里有人家办喜事,她去喝喜酒时,总给我们带回可口美味的早餐,当时,我特别喜爱吃八宝饭,我就是因为住在她家,她把我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我才有机会吃上八宝饭的,现在回想起八宝饭来,我仍垂涎欲滴。陈桂鸯母亲在几年前病魔无情,竟英年早逝。风晨雨夕,雁去燕来,屈指算来,至今已过去了六个寒暑。六个春夏秋冬以来,我只要想起陈桂鸯母亲,心里就感到撕心裂肺的痛,陈桂鸯母亲一生无私奉献,乐于助人,这在黄流地区是妇孺皆知的事实。总之,这一家人对我恩重如山,这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今天,我写下这些文字,算是我对这一家人的感念。

  四、流连忘返

  当晚,在暮色苍茫的时分,举行了激情飞扬的酒会,当我步行来到黄流中学旁边的一家酒家时,我的思绪仍在回忆之中,要不是从三亚市刚刚赶到的中国作家李孟伦先生的一声呼唤,我仍不知道酒会已经开始了。黄流是琼西南地区的文化重镇,文化积淀和文化底蕴十分深厚,这在全省都是屈指可数的,能有机会与黄流地区的文友欢聚一堂、共话文学、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东方市文联的几位同仁已经不虚此行了。黄流千年来流淌的是文化,正因为黄流地区的文化一直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又看到东道主当晚如此古道热肠,我们都舍不得离开黄流。不过,为了明天的工作,我们一行不得不挥手与黄流地区的文友告别,踏上了归家的路程,当晚真有喇叭一响,肠已断的感觉。

  写于2013年3月2日

  黄文简介:

  黄文, 作家、学者。1965年12月生,198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7月今琼州学院中文系毕业,2001年7月1日,被海南电视台在“人物专访”节目中称为“海南革命史琼西部权威”。

  2005年6月加入海南省作家协会,2006年3月,获海南省杰出人才专家评审委员会颁发的优秀报告文学奖。2006年6月被海南省作家协会评为全省报告文学创作成就比较突出的作家之一(报告文学全省排名第3位)。至今已在《报告文学》(北京)、《中国史志与档案》(北京)、《人才之歌》(北京)、《历史文化》(河南)、《延安精神》(河南)、《党史天地》(湖北)、《中州今古》(河南)、《今日海南》、《海南日报》、《蓝色的风》等42家刊物上发表文学作品234篇,合86万字。其中传记文学90篇,散文随笔100篇,纪实文学40篇,小说2篇,序言2篇。另者,还出版、发表学术作品30万字。

  现任海南省文联委员、东方市文联 、东方市文学家协会会长和《东方大地》杂志主编。因此,多次获得省主要领导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2015年1月26日

标签: 高考祝福语简短8字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