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热评:《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应入中学教材(转载)

解梦360 25 0

  文/时言平

  11月2日,国家总督学顾问、教育家陶西平在抨击中小学教学弊端时说,现在的中小学教师在作文教学中教学生“母亲都是善良的”,所以每个孩子都写了一个虚拟的母亲。

    当然,我以为陶西平先生举这个例子不见得很妥当,因为作为大多数充满母性的母亲,他们的确都是善良的。不过陶先生批判学生作文大都虚构“母亲”的弊端,笔者深表赞同。甚至认为这非但是弊端,更是中国教育中一个巨大的败笔。

    由此,我想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作文。每当高考结束后,走红的是各地的高考状元,而比状元更红的呢?毋庸置疑,就是那些高考满分作文或者零分作文的考生。而最近恰好有一本书在网上被炒得很热,名叫《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编者将历年高考的零分作文按照年份集纳在一起,非常有意思,里面搞笑雷人、新锐幽默的高考“零分作文”,看后让人忍俊不禁。可是掩卷沉思,却得出一个奇怪的结论:就文章论文章,高考零分作文和满分作文都是好文章,甚至有些零分作文要胜一筹。

    “文章千古事,妙手而得之”。文章不是文字的堆砌,而是情感表达的一种形式,应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目前的作文教育培养的却是一群按照固定思维机械地堆砌、拼接文字的机器。而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为了写好作文,大部分孩子都在背诵一些诸如“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的名句、孔融让梨的故事以及“作文选”上的名篇范文。在这样的作文教育方式下,学生每写母亲必“善良”,必定是类似“妈妈爱吃鱼头”的故事。

    文能叙事,能够梳理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只有经过了自己的思考和感受,学生才会真正描写出属于自己心灵深处的有血有肉的母亲。如果写母亲两鬓斑白、手上长满老茧,再加上“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这样的意境没准就可以得个高分。而如果描写自己的母亲是个时尚的女人则分数定然不高。在这种“高、大、全”思想的灌输下,天下孩子的母亲都成了一个人,因此孩子们也没有更加留意去观察母亲河感受母爱,对于文明社会来讲,这真是一个悲哀。

    留意那些高考零分作文,无论是体裁上还是文字造诣上,有些确实不会比满分作文差到哪里去,有些甚至极具创造力和想象力。周海洋会写古体诗,零分作文里也有古文造诣极高的学生甚至还有人写戏剧。但为了偏偏就会有天上地下的区别的,究其根源还是体制,满分作文者中规中矩,而零分作文往往都是“非主流”、思想冒进。试想想,如果在文章中就事写实、就事论事都不可以,那何异于八股?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女作家和诗人赫塔•米勒曾经说“写作风格是她的思想的肉体表达。”当前的中国作文教育下学生写出来的文字没有灵气没有真情实感,更不用说思想和风格,根源就在于他们写的文章只能是文字的肉体表达,绝非思想。

标签: 高考零分作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