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军职呢?

解梦360 26 0

  2000年,我高考意外落榜,恰好听说有人有关系可进北京军区,父母考虑到我的前途,遂决定让原本打算复读的我入伍去当兵。父母通过中间人,前后花费近15万元人民币,此事方才敲定。光辉的前程在向我招手——入伍当兵半年,考军校,毕业后留部队任职。

  2000年12月27日,傍晚,我和本地另5名年龄相仿的女生(虽同是本地人,但中间人称为免泄露机密,必须各自行动、单兵作战)在北京聚集,也终于经由中间人认识了一直以来只闻其名不见真身的“行动”发起人——郭志超。据说他在北京很有关系,无论是军界还是政界,至于他个人什么背景什么身份,至今仍是个迷。至今我也不解,为何这么多父母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如此深信不疑。自然,这是后话。

  郭称由于队伍太过庞大,目标太过显眼,遂要求留下一半家长在京,于是12月27日深夜,我们在各自父亲的陪伴下乘飞机飞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母亲们留在北京静候消息。

  抵达呼和浩特后,我们在某家宾馆一直待至29日。即日中午,郭运来军备,于是我们在宾馆换上军装,背上军备后,由郭带领前往火车站,至此和家长们分道扬镳。可笑的是,仍是那个“为免泄露机密”的原因,家长们完全不知我们将被带往何方;更可笑的是,临走前,父亲悄悄拉住我,塞给我手机,告诫我,如果发现情况不对,立马想办法脱身…父亲已经作好了被骗的准备,却仍旧孤注一掷让我前往。

  29日下午,我们抵达包头市,也终于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地——包头市边防支队。

  所谓一入军营深似海,人身自由完全被限制,个人用品也都完全上交入库。未免父母担心,我趁打扫卫生之际,偷出营,在门口小卖部致电给家人报平安。也正是我的一通电话,家长们才明确了我们的“坐标”…可由于做贼心虚,出营时忘带钱包,这通电话成了“霸王餐”。在和店主拍胸脯保证会即刻取钱来还后,终于顺利归营,却再无脱身机会出门还钱。于是次日被债主上门讨债后,挨了罚。

  当年的我们只有18、9岁,都是家里的独苗,是在父母的羽翼呵护下长大的,从未受过社会的历练,却在没有任何缓冲的情况下,被投入了复杂严苛的军营,个中劳累与心酸就不言而明了。

  而更为让我们惶惶不安的是我们的“特殊性”。我们5人(其中一名女生因体检出乙型肝炎,刚来几天就被退了回去)再加上两名温州女生、三名内蒙古女生,组成了“特殊”的女兵五班。我们10人性质相同、待遇相同,一入军营我们就被要求上缴住宿费、伙食费、日用品费及代培费,相对于正统的女兵四班的一切免费,我们在新训队里的所有的一切全是自费!

  2001年2月9日,刚过元宵,在新兵连训练了一个多月后,我们下连了。当天午后13时,我们和四班的战友一起,坐上了驶往呼和浩特的火车。当火车停靠站后,四班的战友们被边防支队的战友接走了,那么多的人与笑脸,那么大的热情与关怀,反观我们,于寒风中瑟瑟了不知多久,终于等来了一个人,开了辆小面包车来接,真真是天壤之别!当晚18时左右,我们进入了呼市中队。当时跟随我们5人一起的还有那位内蒙古女生,由于我们的“特殊性”导致的管理混乱,入连队后她才被告知不属于这里,结果她哭着被家长接回,至此没再联系过。

  而我们照旧是被要求先提前结算一切费用,后开始下连生活。

  连队生活不比新兵连,受尽老兵的欺侮和压榨,我们5人一起痛哭、一起受累,不是独自一人,也总算能熬过那些日子。

  3月5日中午11时,我们正在教室学习,毫无准备之际,连队领导通知我们收拾物品离开。之后我们被郭接上了车,正式告别了我们的部队生涯。

  当天下午郭带我们在蒙古包里吃烤全羊,吃蒙古特产,现在回想,恐怕算是他“良心”发现后的稍作弥补吧。之后见到了来接我们的父母,被各自带回。

  郭对于未按原计划安排的解释是——“消息走漏,要避避风头。”还要求我们5个家庭之间不要联络,未免节外生枝。当晚我们就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而明明我们5个家庭都在同架飞机上,却互相不做任何交谈。当年小,不明白原由,后来从父母处才了解到,当时郭在5个家庭间种下了怀疑的种子,让我们各自疑心是某个家庭泄露了计划,将被排除在外…

  至此后,5个家庭乃至我们5人之间就再未联络过。

  在我父母的紧迫下,2001年8月,郭安排了军校让我入读。8月底,我和父亲随郭一起去了成都某军校,却仍旧是“特殊性质”,旁人食宿全免外加每月有津贴,我照旧是自掏腰包自给自足。入校一年后,我参加了学校要求的成人考,也终于确定了我的身份——第一年是预科生;第二年开始,我是继续教育的成人函授生,这也导致了我比同班同学晚拿一年毕业证,而这张毕业证,却是随便什么人都可唾手可得的。

  三年后,我毕业了,郭却至此杳无音讯,再未出现过,任凭我父母打了多少电话,却从未打通过…

  兜兜转转,家人耗费了巨大精力及财物,最后不仅竹篮打水,还搭进去了我的前程。如今的我,拿着这张文凭,在某个事业单位里做着临时工,拿着两千左右的工资,不知以后的路在哪…我想拿起法律的武器去维权,可人都消失了,“郭志超”此名是真是假也不可知,如何入手?

  看完我的故事,也许有人会嘲笑我们父母的无知,我们自己的无能。只是事不关己罢了,若身在其中,恐怕也难不入套,只能哀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标签: 复读生参加高考有什么限制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