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我感觉很悲哀,也很疲惫

解梦360 19 0

  来上海也有一年半了,一直也没找到什么好工作。听别人说世博园那边卖海宝能赚钱,别人能赚钱我为什么不能挣,人家卖票子,卖预约券,卖护照,卖椅子,做黄牛能赚钱,我就先卖卖海宝分一杯羹吧。但是结果就悲剧了。昨天终于去试试看,本来第一次是想去浦东那边的,听说那边人很多,卖的人也很多,所以本打算去那边,骑过去我估计要大概1个半小时或者1小时4,50分钟吧,前几天经过鲁班路那边,人虽然多,但是好像城管和警察也多,算了,不去那边,去浦东,到人多的地方去吧,被抓的可能性也小一点。骑了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到了南浦大桥那边,呵,有游客,好像是一个出入口在这边吧,现在知道是半淞园路入口,没什么人在卖啊,人也有一点,虽然不多,我当时就犹豫不决,是到浦东那边好还是就在这里,转了一圈,犹豫了一会,决定就在这边算了,也没什么人卖,好像也没有什么城管。到浦东那边还有再骑半个小时至4,5十分钟。估计一定会有便衣,所以决定找一个地方把海宝藏一下再拿点出来卖卖,停到半淞园路和外马路口旁边的一个好像是小区的房子那边,把东西放在那边的空调机子里面,刚准备出来,发现口子那停了一辆城管车,我就不出来,免得让他们看见我在这边(这时我看见几个人朝我这边走来,我还以为是游客到这边来小便,就没大在意)就坐下来,靠。那几个人到我面前直接把我的东西拿走,我当时呆了,发现居然是城管,从没见过城管这样收东西。还说看看那后面还有没有东西,把我的货全部拿走了,我说我都没卖,你们直接跑到这来拿走也太------,那个胖女人和高个的年轻的小青年眼睛一副凶样子,男的露出一副诡异的笑说道,不要在跟我们了,我们这里全程监控。我胆子小,也没敢跟他们辩论什么,我知道城管打人的事,更何况还曾被城管们的便衣打过,所以他发话了,我也不敢争辩什么,当时大概是8:30至9:00左右吧。后来看到城管往园那边走,还和一个中年人说了几句话。我走过去,感觉这个个中年人他可能是卖海宝的,我问我海宝收掉了,还能再拿回来吗,他说,你要拿的话估计要罚500块就会给你,我就被收掉几个,不像你被收掉一包,我就拿几个卖。我说,我也是拿几个卖卖,但还没卖就被全部抄了。我问城管队在哪,他说离这不远,也没指明在哪。我在附近兜了几圈,在中山南路与陆家浜路口旁看见有一牌子 -----好像是 上海市世博园城市管理什么指挥中心吧(记不得很清楚)。进去我说这里是城管队吗,办公室那人说在隔壁小门。进去看到一个穿橙色T恤的人在那,我说这里是城管队,他说是,我说我东西被收掉了,怎么处理,他说你等他们回来再说。我说他们几点回来,他说十一点。我就去找他们,但我没找到那辆类似上海新型的世博会出租车的那辆城管车,后来就到城管队那等,等到11:10左右还没回来,就决定出去再找一下,刚出去一分钟。看到有辆城管车回来了,我就到外马路和半淞园路口那,看看这两条路叫啥名字,也好一会回去和他们讲情况。回去我就看见那胖女人和高个的青年,本来拿我东西的是四个人,但我只记得他两个人。就说明了情况。他说你侵犯知识产权(中国不就是daoban大国吗,市面上的东西db的多着,也没见打击,说海宝侵权不就是要longduan么)。他说这个海宝我跟警察说是你的,你侵犯知识产权,人家花钱买的产权保护,里面卖50,外面你们卖10块,我可以叫警察把你带走。他说罚500,要吗,我说太多了吧,货都不值这么多,他说罚三百,我说本来就只值3,4百啊,他说你这货哪进的,我说哪进的,是不是xxx进的。我说知道还问干嘛,他说哪一家,我说批发的人家多呢,你自己随便问,你们自己知道那卖的人多,知道是从哪里批的还问我干嘛,他说警察也要这方面的案子(问来问去。我就说你自己随便问问,卖的人多着呢,我也不好说具体哪一家,毕竟这样做我感觉不好。更何况我又不记他们的店铺号)。再就是什么什么云云。。。。。。最后说看你这人还比较老实,罚200。我说不能少吗,我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你给我我再不来了,骗人是王八。他说好多人这样说过了,我说我真的是第一次来这边,骗你真的是王八。我都没卖,一分钱都没卖,我连卖都没拿出来卖,你们这样全收去也太-----,如果我在卖的时候被你们抓了,我无话可说。他说你是不是准备卖, 我说是,他说我这录音了,你说的啊,你自己承认是要卖了啊。 我可以叫警察把你带去做一个多小时的笔录。他说200愿不愿意罚,我们也辛苦,还要替你开单子。你自己出门考虑考虑。我不太愿意出去,被人架出去了,说考虑好再进去。过一会我进去了,我说只能200啊,----说实话,我当时身上就50块钱。他说你愿不愿意罚,看你是老实人,200最低。男人爽快点。在过5分钟就12:00了,给你5分钟考虑,我说算了,走了。出门的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

  骑在路上,我感觉很悲哀,来上海也有一年半了,钱没挣什么钱。没落下什么纯钱。前天打电话回家。妈妈说儿子,你还记得打个电话啊,说实话,我也不是不想打,只是感觉打一次我就恐惧一次。问好之类后,琐事云云,妈说儿子这样不是个事啊,找个工作。稳一些。现在都这么大了,也是,都是叫22的人了。我不是不想找,要学历没学历,要经历没经历,要体力也没体力。虽然初中成绩很好,但高中成绩一般,其实我这人是很喜欢文科的,但我想当个医生,也因为自己身体不是很好,(中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考上县里最好的学校,高考考得也不咋滴)也希望当个医生将来可以救死扶伤

  。呵呵,当时怀揣着多么崇高的理想啊,现在都成了个屁。虽然我讨厌那个物理老师,虽然我文科好,但是我在高二分班前还是选择了理科。也因为我觉得学文科基本都是重复初中的,理科能够成为国之栋梁。文科班的学生还要把初中的课本拿去上,我感觉不可思议,我不想学第二遍,我对我所学的东西一般不是很愿意温故。学第二遍感觉很没意思。初三的时候,做了一下高考的文综,艹,这就是高考试卷?怎么许多东西都是初中的,做了一下,历史方面的基本对了,当年中考我记得我历史只差4分就满分了。地理政治的的做的也对了一半吧,因为毕竟是高考,许多名词都没学,更何况地理中考又不考,老师平常也就是念一念而已。

  但我那年中考并没考上什么好高中,班主任和爸妈也想让我复读,就这样我就再读了一年,但第二年在高考前二十天我生了一场大病,天天喝中草药,考试的前3,4走到学校的路上跌倒了,晕了,后来吊了几天补药残疾中考了,考试的时候头也是昏昏沉沉。不过比前几天要好一些了。那几瓶药吊的还是有点作用,之前我一直是班里第一,中考后结果与重点还差20分,后来花了5000块我进了高中。也就是现在经常听见的赞助费吧。从这病起我就坚定了以后当医生的决心,但也因为这病导致我高考被医校拒录了,也导致我以后找工作处处碰壁。

  高中很郁闷,常常因此病要控制要吃药,又不参加运动,别人问是什么病,我也就告诉他,最后因为这病被人歧视,一直很郁闷很孤单,高中三年真的是悲哀的三年,要是当初不花钱直接去读稍微差一点的学校多好,或者当初直接出来打工多好,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不过说实话我这身板也做不了什么重活,别人见到我都说,这么瘦,是不是我爸妈不给我饭吃,我靠,我无语。别人看我也能吃2大碗饭就是瘦,他们也很纳闷,我更郁闷。现在120斤(前2个月称的)斤看起来还是很瘦,这一个月估计又瘦了几斤了,能感觉到。更何况那时我才90多斤(我身高那时175,现在也就176,177吧)

  高一的那个物理老师我很讨厌,刚出来,我们是他的第一届,我初中的物理还是比较好的,也还很感兴趣,自从进入高中,直线下滑,及格的次数总是那么少。高考我物理也就没得什么分,完完全全败在此门上面。

  高考填的志愿都填了几个医校,最后我败了,没有医校录我,第一批补录错过了,因为我当时满以为会被录取,也因为我那地方没什么网吧之类的,还要坐车到镇里的那个破网吧去上。最后我慌了,感觉应该是落榜了,我当时很郁闷。我很想离开家,出去透透气,到大城市去,表哥说9月末还有最后一次补录。我说算了,后面补录的都是垃圾学校,不想上了,当时正好小表哥在x市打工,我说去x市打工,爸妈说补录你要回来,我说恩,这样我就去了x市,后来爸爸催我回去,给小表哥施加压力,我自然不能再待下去了,这样我离开了。那夜晃到晚上9点还没找到个落脚处,后来走到一个大超市附近,看到有人在跳舞,好像是可口可乐公司,我也就过去凑个热闹,好像是跳一会舞蹈就问个问题,关于奥运会之类的,当时正好问到可口可乐除了赞助奥运会和世界杯外,还做什么大型赛事的高级赞助商,当时有人答 乒乓球,什么篮球,羽毛球,跳水之类等等,基本上都是一些常见的赛事,但我以前听说过F1好像很出名,特别是国外,中国好像不太出名。什么阿隆索,舒马赫,莱科宁啊,就当了F1,主持人说你答对了,奖我一瓶可乐,再回来又得到2瓶,再回来结束了,主持人说小伙子,今天得到这么多瓶可乐是不是要回家跟家里人分享一下,我无语,我不知道答什么,我的心在滴血,伤心。散场了,我感觉很心酸,我流泪了。当时工地旁边有个工地,我摸黑就进去了,说实话我真的没地方去,要钱没钱,找到看门的,问招不招小工,最后来了个工头类的人来了,说小伙子你先住下来,明天再跟我们做,喝了碗海带汤,也没吃饭,到的时候他们饭都吃得差不多了,住在地下室,都是用小木板搭的,里面都是臭水在旁边流,跟一个老头在一张小床上挤了一夜,也喂了一夜的蚊子,第二天就做了,但做了2天就做不下去,水泥那东西我真扛不动,搅拌和泥那搅拌机我拿得够呛。后在附近找了份传菜的事情,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第一个月没休息,700块一个月,包吃住,我答应了就干了,中途打电话回家爸妈叫我回家填志愿,我说不填了,我不念了,过了几天小表哥找到了我(因为我曾经跟他讲过我在那上班),告诉我说我被x市的x学校录取了,我靠,居然是化工,我要学的居然是化工,我不喜欢化工啊,转眼之间我也是个所谓的大学生了。最后干了十七天,也不好意思跟店里说是去念大学,只好找个别的借口,正好这时有个小鬼,泗洪的,来了几天跟店里的人都产生口角,很狂妄,很自大的样子,我艹,才14岁,店里居然招童工,我就趁机说我不想做了,我跟那个人有矛盾,店里不同意啊, 我说我必须走,我不想呆了,最后他说你走可以,只付一半的工钱,我说可以,最后一半都不想付了,不过过几个月后我经常去,他最后经捉迷藏不想给了,我就通过什么什么局,最后才把钱拿回来,此是后话。因为通知书还没到,就在小表哥那呆了几天,后直接到回学校拿通知书了,因为上面的报到时间很紧,我就家都没回就返回x市了,因为学校在县城这边的一个小镇里,家在乡下,回一趟家起码耽误最少2天,并且也怕见人,毕竟刚出来打工的时候是说出来念书的。晚了不知道是一天还是2天才报道,那时已经是10月12号吧,班里我是最晚报到的,大部分人是8月末报到的。晚一点的也比我早几天报道,也就是跟我一起晚些补录的那几个。md,学费居然还要跟8月末的那些人交一样多。说实话,我进大学一点兴奋的劲都没有,跟求学,等你在北大,等你在清华,青年文摘上面的那些天之骄子比起来,我只是一个落魄青年,后来发现班里的同学这个比我分少,那个比我分少,一个星期又没多少课,我知道我的大学才刚开始就注定是个杯具了。

  后来这样那样,我实在不想念这门课,一点劲都没有,想换专业,换不了。妹也要念大学了,我也不想念了,念的话无非是混日子,又要花家里钱,说实话,我受毕淑敏的一篇说是 宁愿不读书,也不要逼着家里借钱背债,卖血求学之类的 影响很深。所以最后 一意孤行辍学了,爸妈知道后快气病了,特别是爸爸,一年半之后才气消了点,一年多的时间从不接我电话,偶尔接到一两次马上给妈,妈说你现在能做啥,要学历没学历,要体力没体力,大学不行,人家念你怎么就不能念。我和你爸又不是不让你念,传出去不要被人家笑话啊,我们都不好做人呀,人家还以为我们供不起你两个。我说是我自己不想念,又不怨你们,走一步是一步,我自己养自己,不想让你们花大钱养我了,妈也就没说什么了。我知道爸妈的心里尽是伤心和无奈。

  再来这里碰壁那里碰壁,找的工作尽是一些不如人意的工作,后来在一家饭店做,我后来不想做了,tmd钱不给我不说,我去找他们要钱,他们不给不说,还把我打了一顿,我从来没受过这等毒打,这一次的疼痛我半年之后还隐隐作痛,手常常不能用力,用力就又酸又麻又痛。头上起了一个大包,四五个月之后才感觉没有了,当时我报案了,警察带我们到派出所做了笔录,最后竟然说是我打他们,还说我拿刀捅了他们,处理结果是我向他们道歉。那两个警察我会记得一生的,一个姓王,一个姓向。那个打人的我也记得一生,姓王。老板姓于。我当时真的恨不得也做一回杨 daxia,把tmd几个干掉,但也只是心里想想,我恨不得泼几朵屎到那家饭店,让他们开你tmd饭店,但后来我还是没有做(如果是换成一年后,我一定会这样做的,但我已经不在x市了,因为我后来听某人说过他曾经这样对付过饭店,只是他泼的血,扔的是死鸡,并且这家饭店因此关门了,这大大刺激了我的心,我后悔我没有那样做过,至今仍后悔不已。)当时还去找了劳动局,md,又是一帮吃人饭不干人事的家伙,说那店里不想给钱,你打官司吧,几百块钱还叫我打官司,你tmd是劳动局吗。从此以后我对这个社会真的是彻底丧失信心了。什么jingfei一家,我也算是碰到了。只是我很懦弱,我不敢反抗,我也反抗不起来,因为我不想让亲人伤心。国家机器惹不起。

  X市是我伤心的地方,我想早点离开,这座城市每天晚上弥漫的那种刺激性的化学气体也让我想早点逃离这里

  就这样去年年初来到上海,许多亲戚也在上海打拼,爸也在上海干了上十年,浦东,闵行,南汇,奉贤,崇明,青浦,嘉定的房子也曾留下我爸的汗水。因为这个原因,上海一直是我梦中的城市,以前感觉很美,来了之后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和进大学的时候一个样,没什么兴奋劲。做的尽是一些低收入的工作,900的,1000的,1200的,受身体和学历的限制,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像样的活,我现在越来越迷茫,有时想去上班,但是同样又上不了什么好班,找不到什么好活,又没有什么关系,也没什么交际。摆摊我真的不大适合,胆子小,心惊胆战,不像有些人习惯了。我想开个小店,但苦于没钱,甚至我有钱我也怕开,怕万一钱全部投进去失败了怎么办,以前的梦想做个救死扶伤的医生,然后可以周游世界,像徐霞客那样走遍祖国的名山胜水,像李乐诗那样去南北极,登珠峰。像麦哲伦一样环游世界,像斯科特一样探索极地。去大草原,去高原,到丽江去,到徽州去,到拉萨去,到喀什去,到厦门去,到大连去,去看乞力马扎罗的雪山,去看富士山顶的积雪,想去悉尼大桥看海,想到香榭丽舍大街上漫步。别了温哥华,走路去纽约。踟蹰金字塔,流连卢浮宫。但现在医生那个梦是碎了,周游世界那个梦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也许真的只是个梦想,在睡梦中想象,在梦乡里游荡。

  我甚至十分羡慕那些房奴,因为他们的收入可以让他们做房奴,我却连当房奴的资本都没有,虽然我不想当房奴,有钱的话我肯定会满世界游走,再开个小店,或者办个小作坊。甚至连办张信用卡的资格都没有,虽然有的推销员说可以办,但我没办,因为我觉得我没资格办,达不到信用卡的办卡标准,无稳定工作,无稳定收入

  好的工作没碰上,倒遇到什么做直销的,都是美国的,一个是卖日用品的,一个是卖减肥品的。他们跟我讲大趋势,到他们的会场听课,日用品的我感觉什么产品示范有点假,一个是固态,一个是液态。还有他的奖金分配制度。还有商品价格其高,减肥品的我感觉可能对我有点作用,因为他说是双向控制体重的,我身体一向不大好,虽然这个价格也很高,但我为了身体就一狠心,最后花了一千多大洋买了几瓶,因为我感觉刚开始几天吃下去就拉肚子,不过拉过几次之后就不拉了。但是口渴的厉害,要不断的喝水。刚开始我真的感觉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既然这产品这么好,我就能发了,上海这个才刚起步啊,特别是去外地听了几堂课,我更感觉那个到海外旅游的就是我,明年我就可以到游轮上世界旅游了。不过会开完我的兴奋劲就过了,我感觉这个路比较艰难,做不好就什么都没有了,没工资,还要倒贴钱,感觉还和传销有点像,虽然他们说这个不是传销。我觉得我前几天我前面浮现的那些只是海市蜃楼,它们不属于我,我要清醒一下,不要去做什么发财的春秋大梦了

  上海的经历就不想多写了,本来我只想把昨天的事写下来,本来只想写点昨天的经历,但我写到我学习的事情之后就这一直写了,结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索性写多了点,把我这几年荒废的岁月写一写,吐出来也舒服一点了,说实话,这么悲惨的人生我真的不大想让它见阳光。码字码了几个小时。我没想成会写成这样,写的这么长,是我始料未及的。

  前路漫漫,钱路也慢慢

  我不知道未来在何方,只能顺其自然,流浪,忧伤,彷徨,

  我一直在路上,我还未抛弃梦想

  前方应该有阳光,

  只是不知道路有多长

  ----------------------------------------------------------------------------------------------------------------------谨以此祭奠我21岁的青春

  (2年多来,除了顶贴之类的,帮助答疑之类的评论和帖子外没写过任何文章,甚至21年多来更没一次性写过这么长的文字,<以前写的最长的估计是高中的作文吧,一次6,7百字>,思想混乱,文笔粗糙,内容浅薄俗不可耐,经历可悲一无是处)

标签: 复读生参加高考有什么限制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