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要读书

解梦360 40 0

  阿兰德波顿,一个英国作家,被誉为全球心灵鸡汤界的冬虫夏草。年前在英国创办了“人生学校”。 在这所学校,阅读治疗每小时收费80英镑,在跟病人交谈后,博览群书的治疗师给病人量身打造一份书单。不过,通常用于阅读治疗的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励志类图书,而是小说。

  感谢印刷术,文学终成一项产业,被市场细分,也就难逃被市场需求订制的命运。

  相对我而言,读书当然是重要的。马尔克斯说,“人总有一件主要在做着的事。”读书与我,就是主要的事。买一本书,最贵不到一百块,花了两个晚上看,然后说,什么烂东西,那损失的就是百来块加两个晚上。交错了一个女朋友绝对不是这个价钱。我找不到比读书更划算、风险更小的事情。

  读小说亦是想象不同于我们本来生活的重要手段。(米兰昆德拉说“生活在别处”,既是讲小说的功能之一),沉浸在小说的世界中会赋予我们安静、孤单的能力。追随复杂的故事线索能拉伸我们的大脑,令它超出140个字的简短思维。贯穿于我整个成年生活的阅读经历,真的是有几部小说与我当时的情绪心态,或者说病痛暗合,一击即中,天翻地覆。

  我愿不厌其烦的一次一次的说起它们。

  有关成长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齐鲁书社1989年》兰陵笑笑生

  第一次读《金瓶梅》时,我刚成年,毛还没长齐,已故作老成整天把“老庄哲学”挂嘴边了,其实,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老庄其实是两个人名字的合称。此后又再读,渐渐觉出好来。那本形迹可疑的枯黄线装书,不仅草草的完成了我的第一次性启蒙,也给予了我人生观的坚实基础。

  《金瓶梅》成于十六世纪,书中几乎包含的所有人类罪恶。贪婪、媚俗、自私、势利、情欲喷张、无休止的性爱、通奸、杀夫、夺妻等等。而所有的欲望,勾心斗角,以及随之而来的痛苦都以佛教为大背景,指明这一切不过是个可哀、可叹、可怜的罪孽、从来没有达到邪恶的高度。只不过是些富有激情的,充满痴迷的,天天发生的,就是我们身边的故事。不管承不承认,这就是我们身处的世界。现代的西门庆们已不用借助王婆,而混迹于各式豪华酒店。

  正是书中没有一个角色具备“非人”的完美,。《金瓶梅》给了我们这些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一个深通世情的宽容,也给了我们生处于不安时代的最好安慰。以这角度,红楼梦简直成了金瓶梅的少年版本,贾宝玉和西门庆就是一个人的少年和中青年。正因为仅仅是有那种慈悲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几乎毫无瑕疵的角色,只有少年时代才可信的红楼梦,以可以被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念,象天天盘踞在电视黄金档的肥皂剧,告慰充满暴戾之气的人心。于是,在《金瓶梅》之后不久,我们就有了《红楼梦》。

  有关爱情

  《色,戒》《倾城之恋》张爱玲

  《搭车游戏》米兰昆德拉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总是先看见爱情,然后去寻找选定的爱情。

  我们看过很多爱情的小说、电视剧和电影。我们从模仿它们起步,抄写那些从作品中学来的句子,在自己的生命中誊写他人的故事。但当我们真正遇到一些什么人,相信真实的爱情确实要开始之后,又会发现自己面临着空白。

  托尔斯泰在《克罗采奏鸣曲》里写当时的俄国风俗:“姑娘成熟了,该嫁人了,姑娘长得不丑,又有男人想娶妻,看来一切都很简单。在古代就是这样做的,姑娘到了岁数,父母就为她操办婚事,过去和现在,整个人类都这样做。”而现在的媒介只不过是把熟人社会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世界。

  在强调个性与利己主义的社会里,媚俗又将爱情降格为模仿与催眠。许多书籍教男性如何讨得女性的欢心,同时大量的肥皂剧也让许多年轻姑娘容易在这些诡计面前感动。我们很容易分辨出刻字的石头与一千零一朵玫瑰都是恶俗的,但却也自甘堕落的掉入它的陷阱。

  昆德拉写过一个叫《搭车游戏》的短篇,收在短篇小说集《好笑的爱》里。小说中的人物只有一个姑娘和她的男友。小说的大半都是作者的独白:“在孤独时,心上人的出现会给她带来欢乐,但是,倘若他一直跟她待在一起,欢乐就会渐渐地消失,必须在孤独一人时,她才能彻底地感受它。”

  木心在其情诗里独白说:“在爱情上,以为凭一颗心就可以无往而不利,那完全错!形象的吸引力,残酷得使人要抢天呼地而只得默默无言。” 是真残酷,残酷的他终身未婚。

  写通俗爱情故事的张爱玲在《倾城之恋》里,不过是借了爱情的壳,嵌入了人生的底。她一开始走上文坛,就带着她对爱情幻想不屑的冷嘲。她描写男女、爱情、婚姻、总与金钱利害死死纠缠。金钱令女性沦为商品,又令她们成为有意识的商品推销者,为推销自己或子女而彼此厮杀。

  一生精细的张爱玲还是在一写就是十七年的《色戒》里露了自己的底。王佳芝为爱情放弃了任务,放过了“敌人”,后遭“爱人——敌人”枪决。张爱玲在战乱中远赴温州寻找背弃她的丈夫, “枪决“了那段爱情后,积郁一生。

  爱情这种两人关系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关系,我们在其中探寻的是他人与自我的界限。唯其复杂,所有甘于参与爱情冒险的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固然任何悲剧的起源都逃不脱爱情。在向着永恒爱情伤痕累累的冒险中,我们的灵魂才得以丰盛。

  有关生活与忧愁

  《你好忧愁》萨冈

  “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以烦恼而又甘甜的滋味在我心头萦绕,对于它,我犹豫不决,不知冠以忧愁这个庄重而优美的名字是否合适。”

  写下这段句子的时候,萨冈只有18岁。她完全预想不到,自己的赌气之作会在几个月后带来84万册的销售记录,几十年过去,萨冈依然是法国出版界的双重布景,同时映衬着青春文学和畅销文学,隔三岔五地被拿出来展示一番。

  如果上世纪50年代的青春可以打上标记,除了披头士乐队,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便是萨冈的《你好忧愁》。萨冈是难忘的年华符号,她和塞林格一起略怀忧伤,向成人世界所代表的秩序做了文字的反抗。

  我们这个年代有青春标识吗?让我来概括的话,就不免沮丧:微博、淘宝、《悲伤逆流成河》。

  我们用搜索引擎代替记忆;我们用qq社交,恋爱,然后发一条短信分手。我们保持时时刻刻在线,分分钟刷新朋友的状态,否则就精神紧张,我们再也没法安静的坐在一张椅子上,读完一本小说。

  信息越是加速,内容越是肤浅,更多的交流意味着更少的意义。当我们到了30岁,40岁,老婆、孩子、柴米油盐、生活的种种压力,我们就再也不可能读小说了,我们看看电视就上床睡了。一切都会结束,这不免令人悲哀。

  问题是,除了读书,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替代的吗?我们要如何消化哲学、政治?我们要如何面对日复一日干瘪无趣的生活?我们将如何面对人类与身俱来的刻骨的孤独?

  阅读不是勾引异性的工具,它是我们在孤独时为自己做的唯一救赎。

有病要读书-第1张图片-周公解梦大全

  有病要读书:阅读不是勾引异性的工具,它是我们在孤独时为自己做的唯一救赎。

标签: 高考励志句子唯美简短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